新第一版主网 > 精品其他 > 外传故事 > 【外传故事】30 常夜之国 下
    【外传故事】30常夜之国下姐姐……在凯恩斯的记忆中,姐姐一直是个让他憧憬的对象。

    她有着一头亮丽的红色长发,还有坚毅的眼神,自从父亲死在吸血鬼手中之后,姐姐的双瞳总是闪烁着复仇的火焰,她有些倔强,又有些忧郁,总是一个人躲在没有人看到的地方沉思。

    但另一方面,她又是个照顾弟弟的姐姐,也有着出色的领导能力,像她这样年纪的女孩,本该生活在花园和蜂蜜之中,但她却代替死去的父亲,成为了一个出色的领主。

    姐姐很美丽,但每一个追求者都被她无情的拒绝了,在她心中,向吸血鬼报仇是她最大的目标。

    所以,很多时间他是姐姐身边唯一的男性,凯恩斯还记得在湖边偷看姐姐洗澡时,看着姐姐曼妙的肉体时,他每次都会本能地硬了起来,然后幻想着自已进入姐姐身体时的快感。

    这并不是怪他,在城堡里,姐姐是最美的女人,女仆和村民都无法和姐姐相提并论,就连偶尔入城的其它淑女也绝少有能和姐姐相提并论的。

    同时,姐姐又很出色,不仅是个优秀的女领主,而且还擅长骑马和战斗,无论是在骑术还是击剑术上,凯恩斯从来都无法胜过姐姐分毫。

    每当他和姐姐站在一起的时候,人们谈论的总是他的姐姐,美丽,优秀,气质过人的女领主,英姿过人的吸血鬼猎人。

    地祉发布页提起自已对姐姐的感情,凯恩斯也不理解。

    姐姐对他很严厉,但也很关心,基本来说,他并不讨厌姐姐,但对于过于出色的姐姐,凯恩斯又有一种距离感,他排斥对他严厉又优秀的姐姐,弟弟从来比不过姐姐,他不断拒绝着姐姐,直到两个人再也不像从前那么亲密。

    最后,完全沉浸在吸血鬼狩猎工作的姐姐与她的弟弟,越来越淡漠,仿佛两个人之间有一个无形的墙壁。

    姐姐觉得弟弟总是在排斥她,弟弟却总是怨恨姐姐将他压得喘不过气。

    瑟雷特氏族是现存的吸血鬼一族中最为堕落和放荡的,在另外两个氏族的眼中,也是低劣的同族。

    人数最多的夜魔一族,也被称为血宴氏族,扩集着整个奥鲁希斯的吸血鬼,想要扩大他们的血族,但他们有着严格的吸血鬼教条,以血统为尊,无论生前的人类是否尊贵,成为吸血鬼都会从低贱开始。

    至于密隐氏族,听闻他们遵循着最为古老的生存方式,居住在无人知晓的洞穴深处,过着隐居的生活,虽然拥有强大的力量,却像野兽一般活着。

    只有瑟雷特的吸血鬼们,因为堕落和叛逆的习性,长老吸血鬼们会将自已的血分享给新晋入的同族,而不是从零开始。

    ……瑟雷特的情色沙龙里,回荡着的音乐让凯恩斯的情绪激昂了起来,这种色情的音乐并不像人类社会中的色情酒店那样,以刺耳嘈杂的金属声为主,而是一种将颓废和放荡拧成一起,交织而成的音乐,吸血鬼偏好钢琴曲,借由钢琴而产生的那种音乐就好像无形的放荡恶魔一般,轻轻抚弄着凯恩斯的下体,勾引他的情欲。

    在舞台的中央,有个茶色头发的性感女郎正在跳着诱人的钢管舞,很难想象钢管舞会和钢琴曲联系在一起,这个女郎穿着皮制的拘束服,看起来像是一个奴隶或是地位极低的吸血鬼,被迫跳着诱人的艳舞,但她把头转过来的时候,凯恩斯认出了她。

    地祉发布页在他很小的时候,在王都之中见过她,第八任猎魔骑士团长琼,那时候她是正直的猎魔骑士团长,忠贞的母亲,以及人民的救星。

    她经历和指挥过八场吸血鬼讨伐战,全以胜利告终,曾经被人们视为吸血鬼杀手,但就和其它骑士团的团长一样,突然间消失在历史舞台上。

    关于她失踪的原因有很多,战死或是被俘虏,但无论哪个都只是没有根据的猜测罢了。

    看着曾经的国家女英雄像个娼妓一样在舞台上跳着钢管舞曲,卖弄肉体的时候,凯恩斯觉得下面硬了起来,在迷幻般的乐曲声中,男子走上台,周边的吸血鬼男人则品尝着美酒,在一边窃笑。

    相比起人类喜欢肉体的碰撞,吸血鬼们更喜欢在一边看着灵魂的堕落,看着曾经坚强的骑士团长一点点变得下贱。

    凯恩斯走到琼的背后,抚摸着她白皙顺滑的肌肤,当时已是人母的琼虽为猎魔人,但她的美貌仍然征服了许多人。

    但经过了这么多年,凯恩斯发现她的容貌,身材,还有皮肤完全没有劣化,还保留着当年的风韵。

    果然,就如传说中的那样,哪怕是低等级的吸血鬼,他们的容颜仍然是不老的。

    凯恩斯慢慢地,经由琼的后背慢慢抚摸到她的下体,然后伸出手指插了进去,身前的女人挺了一下胸,但并没有过多的反抗。

    长时间的调教显然已经让曾经的女猎魔人完全屈服了,虽然还有羞耻和不甘,但大体上已经被顺服得很彻底了,谁又能想到,曾经的女英雄,成为了这个城市最有名的妓女了呢?“你是个人类?”当肌肤接触的时候,女人感觉到了他的与众不同。

    “是的,我认识你,在我小的时候,猎魔骑士团的团长,那时候你是那么的光彩夺目,你是我们心中的偶象,贤淑母亲的典范,诗人到处传颂着你的名字和功绩。

    看看现在,却像个堕落的母狗一样。

    ”凯恩斯在背后,用轻蔑的语气玩弄着眼前悲哀的女人。

    女人并没有回答,她的脸上露出悲哀的神情,但身体却像个娼妓一般迎合着凯恩斯的动作。

    如此放荡的回应让凯恩斯有些不快。

    地祉发布页“你知道吗,你的女儿现在已经是新任的猎魔人骑士团长了,哦,她和你当年简直是一模一样,不过更年轻,更有活力,一心只想着为王国去除吸血鬼而尽力。

    ”说起她的女儿,继任的艾德文娜,那个骄傲又富有激情的年轻骑士团长的模样映入他的脑海中,他还记得她惊艳整个舞会时的场景,特别是她的腿,哦,那让人目不离视的长腿。

    “艾德文娜,她成为了……”女人发出了痛苦的呻吟,同时凯恩斯将自已的肉棒插入了曾经仰慕的女英雄的阴道中,玩弄着她丰满的乳房,冲击着她的子宫。

    女人扶着钢管,整个身体不停地颤抖,好像同时承受着激痛与快感,同时不断有鲜血从她的阴道中流出。

    “你知道的,猎魔人骑士团的真相,她还天真的想为她的母亲报仇呢。

    我想我可以期待着某一天,你美丽的女儿步你的后尘,然后看到她心心念想的母亲成为了她所仇恨的吸血鬼氏族中最受欢迎的妓女时的表情,而吸血鬼们,想必很乐意看到英雄的母女同时光着屁股服侍的景象吧?”在扭曲的心态之中,凯恩斯将精液全部射在了女子的阴宫中。

    琼发出痛楚的呻吟声,双腿间流出来的血越来越多,顺着丰满的长腿淌到地上,接着一名吸血鬼用酒杯接住女人双腿间的血,然后在一阵轻蔑的笑声中一饮而尽。

    和她交合的凯恩斯也感觉到了,女人的子宫中被塞入了带有尖刺的小球,每一次对子宫的冲击都会让子宫被刺破,流出鲜血,而对于吸血鬼来说,鲜血是他们的食物。

    地祉发布页血畜,被圈养的人类或低级吸血鬼,不仅是他们的奴仆,也是他们的食物来源。

    这些堕落的疯狂者,将性和血液如此完美的混合了一起,交织成一道扭曲而淫邪的乐章。

    然后,另一只吸血鬼扑上来,将咬牙咬向女人的脖子,而女人就好像一个家畜一般,仍由鲜血被吸食。

    同时,钢琴声也到达了高潮,在低宛的乐曲声中,血宴开始了。

    女吸血鬼莉娃站在远方,向凯恩斯招了招手,然后打开身后的门,这是一个带着满象征性与堕落的红色通道,在两侧有几间情趣牢房,凯恩斯注意到有一名失去双手的女人被绑在地上,在她的眼前有一个小孔,从天花板上滴下鲜血,血滴得很慢,为了去舔到那滴血,女人必须拉紧自已的身体,将脖子极限伸长才能勉强用舌头舔到。

    但身后那个恶毒的装置却会残忍割裂女人的阴道,原本美丽性感的阴道已经被割得残破不堪,但却没有一滴血流出。

    哪怕是低等级吸血鬼,赖以生存的仍然是血液,但她的身体内已经几乎没有血了,所以才会像个雌兽一般不惜破坏生命也要去舔食那一滴又一滴的鲜血。

    这是一种惩罚,也是一种情趣,反正吸血鬼是不死且拥有强大恢复力的生物。

    这个女人在其它人放过她之前,将永远处在这种饥渴与激痛的地狱之中,直到她的灵魂彻底腐朽。

    在走道的尽头,矗立着几名男性吸血鬼,前方是一个地穴。

    那些吸血鬼们品尝着鲜血,性奋地看着地穴中的景象。

    那是一名红发的美少女,她大约和姐姐相同的年纪吧,拥有相同的肤色,一样丰满的胸部和紧致的长腿。

    只不过,她正被以一种极为悲惨的方式吊着,从天花板上伸出的铁链分别勾住她的双腿,腹部和脖子的部位,那些部位被皮制的拘束衣包紧然后用铁圈钉牢,皮肤周边已经被鲜血染红,可见铁钉插得有多深。

    她的双乳乳头更是直接被铁链穿过,整个人被仰身吊在半空之中。

    双眼被蒙住,双手被反绑在背后,骨肉都被破坏的她只能发出无力的挣扎。

    “杀了我,杀了我,杀了我~~~”女子发出仇恨的声音,但这声音是如此的耳熟,让凯恩斯心中一紧。

    “啊,还是这么倔强啊,即使是那些骑士团长也不如你这般,猎魔人。

    可惜你现在可杀不了任何吸血鬼了,只能这么嘴硬而已。

    怎么样,和低贱的狼人交欢是什么样的感觉?”狼人,与吸血鬼互相视为仇敌的生物,一些被俘虏的狼人被关在这里供吸血鬼取乐。

    这些在月圆之狼化身为半狼半人的怪物也是王国的狩猎对象,只不过不同之处在于,狼人们并没有一个集中根据地,他们有的游荡在绿水河各大城邦之中过着低调的生活,有的则聚集在野外成为强盗或是猎人。

    地祉发布页“你可是差一点就贯穿了我的心脏啊。

    ”说话的是之前和莉娃一起见到的男吸血鬼,皮特曼,一个优雅但残忍的夜之贵族,“我真想看到你这样美丽又倔强的心灵崩碎的样子。

    ”狼人粗暴地在女人身上发泄,兽爪在她雪白的肌肤上划出一道道血痕,女人因为激痛而发生尖叫,但只会拉扯自已的敏感部位,更加一步伤害自已。

    同样的红发,同样的倔强,同样的声音,哦,凯恩斯看到眼前美少女被糟蹋时的样子,仍不住再一次性奋起来。

    “被那种低贱狼人的肉棒贯穿的样子一定很痛苦吧,听你的声音就听出来了。

    但是,狼人的数量比你想象中的还要多哦,已经有十头狼人在你身上发泄过了,但你知道笼子里还有多少吗?”皮特曼继续嘲笑无力的女猎魔人。

    然后就是一阵闷哼声,女人的阴道,肛门和口分别被极大尺寸的狼人肉棒插入。

    女人整个人抽搐起来,嘴巴被肉棒插入到极限,几乎入喉的痛楚让她几乎疯狂,在阴道和肛门里里插入的肉棒则无视着肉壁的大小粗暴地贯穿着,每一次进出就带出女人的鲜血和尖叫。

    直到三个狼人在她身上射了精之后,女人就好像被玩坏掉的人偶一般被吊在半空之中,全身都是鲜肉和狼人的精液。

    “怎么样,被狼人轮奸的感觉如何,这还只是开始哦,上一次你撑到了最后才求我,这一次又能撑多久呢?倔强的女猎魔人啊。

    ”皮特曼笑着走过去,伸出手握住吊着女子乳头的铁链,然后拉了一下,地穴再一次传来痛楚的尖叫。

    “杀了我,杀了我……”女子只是不断重复着她的话语,语气比起屈服,更像是一种倔强。

    “不,你已经是吸血鬼了,你不会死亡,将会永生永世成为这里的玩物,和各种生物交合,成为了我们的血畜,将自已的肉体供我们玩弄,直到你的灵魂崩坏为止。

    ”“杀了我,畜生,杀了我,我不会放过你们的,杀了我!!!!”女子发出惨烈的叫声,但猎魔人女孩的悲惨下场,只是让这些变态的吸血鬼更为性奋。

    这些夜之贵族们,比起肉体的刺激,更偏好于这种折磨。

    “不,我说了,你不会死的,但是只会比死亡更痛楚。

    ”说完,皮特曼猛地一拉铁链,然后地穴下的女孩发出更为惨烈的痛呼声,只见她的乳头被铁链生生撕裂,在喷涌的血柱之后,美丽的乳房现在一片狼藉,她就这样无力地被吊在半空之中,只能微弱的呻吟证明她还活着。

    地祉发布页就好像皮特曼所说的那样,她不会死去,身体也会很快恢复,吸血鬼不老不死的肉体将成为她永恒的折磨,直至她的灵魂死亡。

    随手,在吸血鬼贵族的命令之下,牢房再一次打了,更多无处发泄的狼人围聚在全身都在喷血的女猎魔人身前,然后整个地穴再一次发出了剧烈的惨叫声中。

    而凯恩斯只是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望着下方被狼人蹂躏的美少女,一种难以抑制的激情涌了上来。

    几天之后,凯恩斯来到了红发女孩的拷问房间,被特殊的拘束衣所封住的肉体已经恢复了原本的光滑和细腻,这本来是是普通吸血鬼都没有的再生能力,在黑暗魔法的加速作用下快速治愈,其目的只是为了能再一次更好,更残忍地玩弄她。

    这时候,女子双腿被大大分开,双眼仍然被蒙住,这一次就连嘴巴也被塞入了口球,手臂,腿部都被铁环紧紧地拷住,加上铁钉的刺入和溢出的鲜肉,宛如悲惨的拷问人偶一般。

    凯恩斯轻轻地抚试着女子的身体,她的身体非常匀称,胸部很大肌肤也很细腻,但又有一种锻炼过的紧致感。

    仔细一想,姐姐也是这样的,从前不止一次偷看过姐姐的身体,无数次幻想过,但又无法得到过的肉体。

    女人发出抗拒的呻吟声,这个倔强的女猎魔人还没有屈服,但就是这种无所谓的坚强,对于施虐者来说,却是一种甘美至极的拷问。

    凯恩斯拿出拷问道具,带有尖刺的钩子,然后强行分开女子的阴道,并固定起来。

    她想要挣扎却无法挣扎的样子真是可爱,凯恩斯轻轻碰触着眼前因为愤怒和害怕而颤抖的肉体,然后拿出吸血鬼喜欢用的带刺的假阳具,这种假阳具内置特殊的机关,在插入女体时会产生震动,震动的同时尖刺会不停地扎进女性的阴道,产生快感和痛感。

    地祉发布页凯恩斯慢慢把假阳具塞进女子的阴道中,看着那美丽的女孩因为恐惧而发擅,然后拧开机关,假阳具中的尖刺从中刺出,让女子整个身体猛得一颤,然后就是激痛时的呼声。

    她的声音很美,凯恩斯把口塞取出来,听着她痛楚的叫声,果然和姐姐一模一样,看着坚强敢勇的美少女被折磨时的悲惨样子,是凯恩斯一直以来的梦想。

    曾经他多次梦想过姐姐失败被折磨的样子,很多次都这样幻想过。

    然后就是浣肠,将注射器插入女子的内部,慢慢地,挤压着将水注入她的肉体。

    看着眼前红发的美少女身体一点点发生变化,从最开始的不安,到不断的咬牙坚持,然后开始无助地扭动身体,看着她不知所措又无法抵抗的样子,凯恩斯感觉到了一种变态的快感。

    曾经他就一起幻想过,把姐姐绑起来,慢慢地玩弄姐姐的肉体,看着她漂亮又倔强的脸蛋因为痛苦而扭曲的样子,怎么说呢,姐姐实在是太漂亮了,但又难以接近,对于很多男人来说,凌虐这样的美少女本来就是一种享受。

    凯恩斯又把女人的嘴堵上了,看着眼前美丽的肉体就连声音也发不出,无法做出任何动作的样子,在他眼里是一种极至的艺术。

    然后他伸长导管,将连在女人后庭的浣肠管对接入她的口塞,这样下来,她的排泄物将只能重新导入她的嘴里,进行施虐般的循环。

    而女人也意识到了眼前男人的变态想法,但是无论她怎么挣扎,虽然无法做出哪些一丝一毫的抵抗。

    凯恩斯觉得很愉快,他还有很多时间可以和她玩。

    ……从常夜的吸血鬼之城回到人间,凯恩斯来到王国的都城,作为有名的少年领主,凯恩斯一进城就被人认了出来。

    一个穿着红白相间的猎魔人服饰的女孩骑马过来,然后优美地从马上一跃而下。

    “凯恩斯,你总算回来了?听说你消失在瑟雷特氏族的领地内,有人说你死了,也有人说你和吸血鬼打交道了?”女骑士提着弩箭轻巧的姿势让人着迷。

    哦,艾德文娜,最新一任年轻的猎魔人骑士团长,看着眼前年轻靓丽的身影,凯恩斯就想象出若干年后,她和母亲一起光着屁股,抱着大奶子成为吸血鬼娼妇的淫荡样子了。

    凯恩斯抬起头,夕阳之下,城堡的阴影投射在地面之上,看起来就好像一只展翼的蝙蝠一般,将整个城市所笼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