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一版主网 > 精品其他 > 天云孽海 > 天云孽海(1.30)
    ◆第三十章:紫凰断风山中正邪两道都杀得眼红起来,凌楚妃带着无忧宫的修士在雪夜里奔走,柯见云平日的风光都被作为圣女的凌楚妃尽数遮掩,如今适逢时机,一出手便让许多在场的正道修士都记住了这位无忧宫的少主。

    遇上同等修为的邪道修士,柯见云游刃有馀,战无不胜。

    如此一来,凌楚妃倒是鲜有出手的机会,偶尔露了两手,却都是杀鸡用了牛刀,几乎就是一两招之内就解决了对方。

    「师兄,小心了。

    」凌楚妃望了一眼柯见云,一名凝元境中品的邪道修士正好在柯见云身后的死角一跃而出,一剑狠狠斩向柯见云。

    她嘴唇微动的时候,长剑便同时出鞘。

    天地间犹如传来一声嘹亮的凤吟。

    那是剑鸣。

    大雪漫天,只见剑气一闪而过,那名邪道修士的首级便已落下。

    瞬息的功夫,她身上那把佩剑便已经再次回到剑鞘之中,甚至没有一滴血滴落,好似这把剑从来没有出鞘过一般。

    从出手到杀人的过程一气呵成,如行云流水,教人赏心悦目。

    柯见云只觉得身畔一凉,几滴滚烫的鲜血便已经溅到了脸上。

    不过现在的他已经无暇顾及,只是望着那道倾世的身影怔怔出神。

    凌楚妃本就绝美,高挑曼妙,香肌胜雪,乃是玄媚之体,世间罕有人能够不为她的美丽而心动。

    地祉发布页如今挟这一剑之威,更显出一种让人心神俱醉的气质,更是让这份美貌再次昇华,教人生出自惭形秽之感,同时又禁不住心驰神往之。

    世人皆知这位永明郡主乃无忧宫的圣女,修成了天女商羽清传下的圣莲濯,可许多人却忘了她还是万中无一的先天剑胚,单论剑道造诣也不在剑子之下,是南北两剑宗都要眼馋的剑道天才。

    她兼修的紫璇剑诀讲究剑招回转,剑意连绵不绝,与圣莲濯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两者相性很高。

    儘管这剑诀本身与南北两大剑宗的剑诀差了一线,但以她丹田中那朵圣莲生出的真元来催发剑诀却能够发挥出超常的杀伤力。

    柯见云忽然想起凌楚妃在江湖上的名号。

    紫凰。

    她所修炼的圣莲濯与紫璇剑诀相辅相成,令她的真元也与其他修士不同。

    地祉发布页圣莲催生的真元神圣而祥瑞,带有一丝紫气,而紫璇剑诀也有异曲同工之妙,真元绽放之时,便带有几分绚丽的紫色。

    这便是紫这一字的由来。

    她是景国的永明郡主,乃皇室贵冑,又是无忧宫的当代圣女,身份同样尊贵非凡。

    雄为凤,雌为凰。

    如此女子,唯以凰字称之,才显得般配。

    柯见云禁不住喃喃感慨道:「真不愧是被称作紫凰的女子。

    」不知意识到什么,凌楚妃那远山般秀丽的黛眉忽然微微蹙起。

    剑鞘没徵兆的空了。

    她的玉手上出现了一把剑。

    地祉发布页剑身如霜雪一般皓白,其上有浅浅的羽纹,看上去极为华美。

    然而当那澹紫色的真元缠绕在剑上的时候,却彷若有万钧之重,压得四面八方的雪花都尽数散开。

    柯见云心头紧跟着一震。

    轰的一声爆响。

    凌楚妃的身侧陡然炸开无数剑光,气浪狂奔,将她的裙裾吹拂得飞舞起来。

    随着剑光逐渐暗澹消失,凌楚妃身边不远处缓缓现出一道身影。

    无忧宫的通玄境修士看到这道身影之后,面色微微一变,道:「阴九箴!」听到阴九箴这个名头,柯见云也不由得心头一紧。

    阴九箴这人在江湖上名声不小,乃是妙音魔教上一代弟子,三十三岁时豁然醒悟,破境通玄。

    因其精通隐匿刺杀且下手狠辣,让人防不胜防,所以论起威胁要比同等境界的修士要高出不少。

    地祉发布页阴九箴阴晴不定的望着凌楚妃,儘管听说过这永明郡主的厉害,可依旧没有想到,他一个通玄境下品的修士有心算无心,不仅没能拿下凝元境上品的凌楚妃,甚至还被对方先行逼得现出身形。

    他阴测测的说道:「能以凝元境的修为把我阴九箴逼出来,紫凰还真是名不虚传。

    」凌楚妃却面不改色的回道:「过奖……」阴九箴冷哼了一声。

    这份实力与定力,当真是教人不安,假以时日极可能成为无忧宫的第二个天女。

    阴九箴眸子里骤然闪过一道阴冷的光芒,身影一动,便骤然朝凌楚妃掠去,手中的两把短剑闪着阴冷的光芒。

    无忧宫的通玄境修士冷笑一声,便欲出手帮圣女挡住这么一个强敌,儘管对凌楚妃的实力有着相当的信心,可他决然不会去冒这个险。

    倘若凌楚妃在这里有了个什么闪失,那就不止是景国皇室的损失了,一齐葬送的可还有无忧宫将来上百年的荣盛。

    就在他将要展开身形的刹那,一道惊人刀气蓦然斩下,绵延十几丈,将他挡了下来。

    他面色一变,骤然望向轻身立在树梢上的一个人影。

    地祉发布页又是一名通玄境的邪道修士。

    「你的对手是我。

    」※※※风雪越发急了,寒风吹在身上,如同刀割。

    庞京盯着不远处的少年半晌,露出饶有趣味的笑容,说道:「看来天华剑宗的这位道友,是想要英雄救美了。

    」他上下打量了陈卓一圈,更加玩味道:「连毛都没长齐,就学人英雄救美,还真是不怕死。

    」他刚开始以为是天华剑宗的弟子们都来了,结果发现只是来了陈卓这么个凝元境上品的弟子,他稍微鬆了一口气,儘管刚才一照面的时候,他看出了陈卓的剑法不一般,但到底是单枪匹马,黄彩婷等人都已经是强弩之末,而他们几个是以逸待劳,就算多出一个天华剑宗的弟子,也就是多花费点力气,影响不了大局。

    黄彩婷已经从惊喜与感动中回过神来,庞京想到的她自然也能够想到,眸子里再次浮现出担忧之色。

    就算这位曾经的天玄宫少主来了,那也只是一个人而已。

    何叔已身负重伤,王师兄也没剩下多少力气,长老等人还抽不出手,陈卓他一个人真的能行吗?陈卓不动声色,看着庞京平静的说道:「试试就知道了。

    」他的身形骤然消失。

    再次出现的时候,剑气倾泻而出,以难以想像的速度朝庞京迎面斩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