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一版主网 > 精品其他 > 荣伯的大楼管理工作 > 荣伯的大楼管理工作(09)
    作者:changcherub字数:606709、色局(前)纯白的马莎拉蒂驰骋在国道三路,经过苗栗一带,蓝天、风车搭配成一个美丽的画面,但深色严重反光的车窗玻璃只能隐约看到一名女子和三个男人坐在车里。

    丰满的美女30好几了,坐在后座,身上着的一席落落大方的黑色洋装,深v的胸部缕空和颈部的白金蒂芬妮项炼搭着出极度闪眼的视觉。

    看得出来这位女子的上围非常丰满,乳房自然地下垂着,像是炫耀着乳房主人的天然美乳优势,看来并没有着胸罩。

    女子脸部潮红,虽然这种超高价车款的玻璃对於隐私非常讲究,但她仍然非常害羞。

    因为她的黑色洋装一边已经被拉下来了,一个老人像婴儿一样,把头枕在女子的大腿垫着一个枕头上,吸吮着女子的硕大乳房,老而皱摺的嘴角倒像婴儿似地不停吸吮蠕动着,嘴角有一点点白色的液体,看来流量不少。

    老人已经70多了,那不是谢董是谁?「陈小姐,你的奶水真的不少啊!我都快吸饱了。

    」谢董吐出嘴里已经被吸得红肿的右乳头,右手则很好奇地玩弄女子的乳房挤弄乳汁。

    弄的女子唉唉地细声喘气着。

    地祉发布页坐在前座的另一个老人是老李,脸上明显透露出羨慕地表情说:「谢董,您老从台北出来一直吸到高速公路,断断续续也吸了一个多小时了,还没吸完陈小姐的乳汁,陈小姐还真是天赋异禀啊。

    」这位美女正是心纯。

    「对啊!平常小蛋糕一边都吃不完,所以每天都挤出不少冰在冰箱啦。

    」心纯说着,一边温柔地抚着谢董肥大而秃光的后脑,像是妈妈对小孩温柔。

    老李总觉得不对劲!不过因为这个画面太煽情,虽然一刹那心纯今天特别主动、有别於平常那种被逼的受害者姿态很奇怪,还是马上就被心纯的表演给淹没。

    「李大哥,我右边也涨涨的,你等一下要不要也帮帮人家………」心纯看出老李的怀疑,伸手在自己的左乳,涨到饱满的乳房,只是轻轻一碰就流出乳汁。

    心纯的动作成功转移了老李的注意力。

    老李看着心纯黑色的洋装胸线上渗出白色的液体,心纯的手部动作极度温柔,使得渗出洋外的白色乳滴就像除湿机上凝结的水气一样,慢慢成长,然后再承受不住重量,顺着洋装滴在谢董的秃头上。

    「真够色的。

    」要不是看在谢董正在享受的份上,老李早就冲过去了。

    谢董看到心纯这么配合,非常开心地说:「陈小姐这么开心,我们也不会亏待,只要我们这趟玩得开心,这箱宝贝这次卖掉的钱,我们兄弟分你两成。

    心纯听到谢董提到重点,忍不住看着自己的蒂芬妮项练一眼。

    「真的吗?谢董。

    两成不会是两千块吧!给我看看成不成?」心纯故意套谢董话。

    地祉发布页「哈哈!两千,你真看不起我谢老大。

    你以为我每三个月去一次泰国都是在玩女人啊!」谢董有点被激到,故意用力捏了心纯的乳头一下。

    心纯吃痛!娇声叫:「痛死人家了。

    跟人家说一下嘛!」谢董说:「等一下你就知道了,我只能说比两千多了一个万。

    」说完继续吸着心纯的奶汁。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马莎拉蒂后跟着一部老旧的箱型车,车上一老一少,神情专注。

    正是荣伯和陈小胖。

    「这次真亏你了,小陈。

    」荣伯对着正在开车的陈小胖说。

    「没什么,陈小姐的事就是我的事。

    幸好两个老傢伙的把柄被我看到,我有次送到他们楼上就闻到浓浓的化学药品味道,我问了一下朋友,他说那就是海洛因的味道。

    他们有几次也有寄出样品给客户。

    」陈小胖一边开一边说。

    「对对对!我也觉得很奇怪,那个谢董每天都寄出一大堆小包的宅配,叫你来收货,原来那就是……」荣伯说。

    「我原本也不知道,只是有一次因为车上味道怪怪的,我才发现有一个包裹破了,我送完货才看到味道来自那个地方,一些白色的粉末的味道,问了在徵信社工作的朋友才知道这回事。

    」陈小胖说。

    「不知道陈小姐会不会露馅?好担心。

    」陈小胖补了一句。

    「一定不会的,她一定可以撑得过去。

    」荣伯说。

    「饭店那边我昨天也佈置好了,虽然是高级汽车旅馆,但其实管理很松,你看。

    」陈小胖打开手机,点了一个不知道什么名字的app给荣伯看。

    手机画面看来是一间非常大的套房,分割画面点进去来看,有卧室、厨房、两个浴室和客厅,房间空无一人,床单、枕套都弄得好好的,等待客人入住。

    地祉发布页「这房一个晚上多少啊!」荣伯问。

    「哈哈!真得很贵,平常日一个晚上要1万2,最近这次器材不要给我出问题。

    」陈小胖说。

    荣伯从皮包拿出三万现金说:「我出,你不要跟我争。

    」陈小胖看了一下,微笑道:「先放一旁吧!我们今晚还用得到。

    」。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黑色的马莎拉蒂驶进了台中高级的汽车旅馆,门口的服务员也是年轻漂亮的女性,原本看到车子驶入的表情冷漠,想是见多了大老闆们进来打炮。

    不过当黑色的马莎拉蒂司机阿炮拉下车窗时,漂亮的服务员看到后座穿着性感黑色洋装的心纯时,也不免留眼注视。

    心想:「要我和这个肥猪般的老闆搞,还真不容易。

    」马莎拉蒂驶入后,陈小胖的箱形车隔了十分钟后驶入,荣伯拿给陈小胖3万,1万2付房费,另外1万8交给服务员小姐。

    陈小胖交待小姐说:「那这些钱麻烦你处理一下。

    」柜台的服务员小姐露出漂亮的酒窝小声说:「您也小心一点,被发现我们一样当不知道报警抓你哦!」「一定,一定。

    」陈小胖识趣地停止了话题,开走了。

    箱型车也跟着驶入房间内的停车位,刚好就在马莎拉蒂隔壁房,这个安排当然不是巧合,而是1万8费用产生的效果。

    也是隔壁的谢董和老李始料未及的结果。

    陈小胖停好车后,两人急忙下车进入,由於设备的架设和连线需要不少的功夫,也没空欣赏这万把块的顶级炮房。

    陈小胖忙了一阵子,天气又热,架设备的时间又长,好不容易把设备架构,笔电上连接着另外三个萤幕,除了主萤幕呈现出两个分割画面,这就是隔壁房五部摄影机的实况了。

    最主要的画面就在一部24吋的萤幕上,画面呈现的是从天板打下45度角,对准主卧床上的摄影机,画质非常清楚,看来应该有高清的水准。

    陈小胖接上麦克风确认收音,并把另一个耳机交给荣伯。

    主萤幕的画面上清楚看到心纯就坐在床上,谢董和老李在一旁的沙发上,谢董正在喝着饮料,而老李则拿着手机打电话:「对对,总共60公斤。

    是a级的,等一下下午三点哦!好好,你来就对了,不会啦!汽车旅馆很安全,而且我们给你安排的节目你会喜欢的啦!对对对,好了不说不说了,等一下见。

    」「老李啊!臭头老大那边没问题吧!上次好像还一直叫我们打折。

    」谢董有点担心老李刚刚的电话。

    「没问题的啦!而且这次有陈小姐助阵……」老李一边说,一边伸手揉向心纯的右乳。

    地祉发布页「喂喂!留点给客人,我们能不能一次解决这些货,就要靠陈小姐耶。

    被你喝光了,客人玩什么?」老李有点悻悻然地罢手,他暗想「干!还不是左边被你喝光了。

    」不过老李忍住了,还是客气地问谢董:「谢董,我刚刚一趟下来,硬得受不了。

    能不能让陈小姐……」「靠!这么大把年纪了你还会硬啊。

    脱下来让陈小姐看一看。

    」谢董戏虐地说。

    老李移到心纯旁,拉着心纯的右手抚着自己的肉棒说:「那就麻烦你了陈小姐,我从台北一路忍下来哩!哈哈。

    你也知道,你不是任何男人可以忍得住的女人啊。

    」另一只手则伸进心纯洋装里面,揉起了心纯的左乳。

    「老李,小心别挤太大力让乳汁跑出来。

    」谢董一边喝酒,一边提醒。

    突然间心纯说话了:「要不是你们拿影片威胁我…我才…不愿意。

    」心纯记得小胖叮咛的,要在影片里留下证据,证明自己是被迫加入的,这样才能建立被害人的事实。

    「当然!当然!陈小姐怎么会看上我们这群老头哩!只要今天的客人臭头玩一次,你让我们的客人一起尽兴就好,我们一定删掉档案,不再烦你。

    」谢董一口把杯里的威士忌乾了。

    心纯转眼也不瞧谢董,专心地把老李的裤裆和肉裤脱下,老李的肉棒露了出来。

    什么硬得受不了,这老头顶多只能涨大,硬度还是和年轻人不同,勉强塞进小穴那样而已。

    心纯看到老李的马眼流出不少的透明前列腺液,把内裤都渗湿了,龟头上也沾了不少。

    心纯抬头看看老李,他倒是露出金色的假牙、笑的贱贱地说:「请…请…不要客气。

    」地祉发布页心纯想:在交易之前只能尽量配合了,倒是陈小胖和荣者在隔壁看着,有点害羞,另开了头,但心纯想,如果被看穿,可能她、小胖和荣伯三个人都会有事,因此在掌握有力的证据之前,务必演得像真的。

    她心一横,扶着了微硬的老李肉棒,慢慢张开口,把它含了进去。

    「啊……!」一股又湿又暖感觉包围着肉棒。

    老李忍不住吐出满嘴的老人臭气,闭起了眼睛,嘴角露出淫贱的微笑。

    小胖在隔壁看着摄影机传来的画面,他吞了口水,血脉贲张,毕竟是年轻人,下体已经硬得不行,牛仔裤这么厚都挺出来,他忍不住抚摸自己的肉棒,一点一点淡淡的幻想心仪的女神正在吃的,是自己的肉棒。

    不过残忍的现实并不是,而且女神吸的是一个臭老头的肉棒,而且肉棒前头还流出噁心的液体,逼女神吃了下去,这感觉更让他的心纠结在一起,好像搭海盗船一样心跳不已。

    荣伯看到画面也好不到哪去,比起小胖只有纠心地更严重,因为他还看到小胖正在隔着裤子抚摸肉棒,他的女人不只在吸别人的肉棒,而且还有别人看着她的口交秀在自慰。

    「喂!小伙子,别忘了我们来这里干嘛。

    」荣伯忍不住喝止。

    「唉!不用担心啦,影片被都录下来了,现在还没有交易证据出现,反正我们也不能干嘛啊!」小胖抗议道,但手边丝毫没有要停手的意思。

    「而且陈小姐这么正,我都还没碰到她过。

    」「你这小子!」荣伯气着说。

    「我是真心的啦!又不像两个老头用下流手段。

    」小胖抗议着。

    「啊!………」麦克风传来心纯的惊叫声。

    小胖和荣伯停止争吵,转头认真看着画面,但小胖还是没有停止摸自己的肉棒。

    画面中清楚看到,老李脱下全身的衣服,赤裸地把心纯压倒在床上,这是心纯惊叫一声的原因。

    但老李没有脱下心纯的内裤,更没有进一步,而是移动自己长满皱纹的老屁股,拉开双手屁股肉,就这么坐在心纯的脸上。

    「老李你真够噁心的。

    」谢董看到老李的动作,笑到把酒给喷了出来。

    「这老畜生。

    」小胖和荣伯齐声骂道,不过老李根本听不到。

    一股浓列的臭味涌了出来,心纯忍不住别过了头,不让自己的鼻子和嘴巴碰到老李的肛门:「不要,不要,好臭,李老伯你去洗洗再来。

    」但心纯的力气怎么推得动老李?地祉发布页「好啊!你帮忙舔舔,不就洗乾净了吗!」老李又露出金假牙笑着说。

    谢董在一旁直笑骂变态。

    看来谢董也不愿意解围,心纯只得配合慢慢伸出香舌,轻轻碰了一下老李的肛门。

    一点痒痒的感觉让老李更是不爽,抓起心纯的头往屁股压去:「给我伸长一点舔。

    」心纯无奈,只能尽可能伸长自己的舌头,像刷油漆般地为老李清洁肛门。

    「哦哦!!!真是爽。

    这小妞的舌头又软又灵巧,真是极品啊!」老李讚叹着。

    「不要光是舔,也要亲亲我的菊花啊。

    」心纯又亲又舔这噁心的肛门几分钟,直到老李满意才起身,心纯抓着空间赶紧冲到厕所以漱口水清洗自己的嘴。

    老李也跟了进去,趁心纯面对着洗手台,他脱下心纯的内裤,扶着龟头在心纯的阴唇上磨来磨去。

    由於从台北下来全程都被谢董爱抚着,刚刚都帮男人口交,小穴已经有不少的淫水了。

    因此老李的龟头一碰,就觉得滑滑的。

    老李觉得是时候了,也不等到床上,扶着微硬肉棒就挺身插入心纯。

    正在漱口的心纯不抵抗也不主动,只能柔顺地配合老李,老李龟头在小穴外头磨来磨去时,心纯的双腿已轻酸软地不住发抖,老李肉棒突然插入更是让心纯口中的漱口喷了出来,双腿弯了下来,幸好双手扶着洗手台才没有坐倒在地上。

    「啊!!!李大哥……你好坏……人家都还没准备好就……」心纯忍不住娇喘了起来,双手乱抓,把洗手台上瓶瓶罐罐乱扫一通到地上。

    即使是设局,心纯的敏感身体对於湿润后的插入还是非常有感觉,心头就像一瞬间软化似的。

    老李看到心纯这付骚样,更是拼了老命,猛力冲撞心纯娇嫩的屁股肉,并脱下心纯的黑色洋装,让巨大的32f柔软乳房在半空中摇晃着。

    老李发现愈干,心纯的腿弯得愈来愈低,只得扶着心纯回到床上,把沾满淫水的肉棒再度插入心纯的小穴里。

    好不容易有机会喘口气的心纯,马上又被插入,心脏都快跳出来了,只能伊哦伊哦地大叫着。

    老李看着在床上被自己干着的美女,心里一阵满足感,低头张开满是皱纹的嘴,吻住心纯。

    而心纯也不抗拒地让老李的舌头伸入自己的香嘴里,任凭老李噁心的口水流到自己的嘴里、喉咙里,一滴都没有让口水流出来。

    地祉发布页老李软玉在怀,肉棒插得是又湿又软的美穴,胸膛压着的是32f的美乳,胸部上还沾到因为挤着而不慎流出的乳汁。

    这淫荡的画面冲击着老李,在没有吃药的状况下,能干得心纯濒临高潮,已经是老李最高的成就了。

    老李看着被自己压在下面的心纯,柔软的乳房随着自己冲撞而摇晃着,乳头还渗出可爱的白色乳滴,晶莹剔透地在心纯的乳房上滚来滚去。

    他忍不住伸出舌头舔掉,然后转头问谢董:「我可以射进去吗?」「干!这死老色鬼。

    要射进去应该要问心纯,而不是问那个老胖子吧!」陈小胖已经忍不住掏出肉棒自慰起来。

    「你才是色鬼!」荣伯没好气地骂小胖,但也无法阻止小胖。

    「不行!那里要留给臭头老大。

    你问问陈小姐可以让你射哪里好了。

    」谢董回答。

    「你听到了陈小姐,哇操!你的身体真是极品,又软又香又热又湿,没骨头似地。

    我可以射哪?」老李问。

    「啊……嗯……讨厌……怎么问人家这个…问题。

    你射胸部上好了。

    心纯好不容易才说完这句话。

    「胸部啊!不好吧。

    我射你嘴里好不好,我的精液很好吃的,你今天流这么多奶,需要补一补啊!」老李又贱贱地说。

    「干!你看啦荣伯,这是人说的话吗?」小胖又气又兴奋地说。

    「你自己好意思说人家哦!」荣伯指着小胖正在搓揉的小小胖肉棒。

    只换来小胖一个无耻的笑容:「没办法啊!你都吸过了,我可只能看影片耶。

    」「嗯……好深……一直干着我……不要射精在我嘴里!好噁心。

    」心纯虽然被干得很有感觉,但这种老头的精液还是觉得很难接受。

    老李没有理会心纯的拒绝,抓着自己微硬的肉棒,也不清理,就往心纯的嘴里塞去。

    「陈小姐,给我吃光光哦!一滴都不起少。

    啊啊……出来了。

    」老李爽得直抖脚。

    心纯觉得自己被羞辱了,眼角不禁流下一滴泪水。

    但嘴里的龟头可是没有同情心地,这老头的龟头马眼残酷地流出了老人的精液,流进自己的嘴里,又腥又鹹地充满整个味觉。

    「吞啊!给我吞。

    」老李把正在射精中的老肉棒硬是往心纯的喉咙挤去,在心纯的喉头打开了一个洞,老人精液就这么流入心纯的食道。

    小胖和荣伯看到这画面,急忙把摄影机zoo,看到心纯的嘴角里微微地渗出一点点淡黄色的液体,但都没有流出来,显然都被硬灌入了胃。

    两人又是愤怒又是兴奋,小胖却在此时忍不住射了精。

    「你也差不多一点!」荣伯虽然在骂小胖,但自己也差点控制不了掏出肉棒搓揉起来。

    这时老李的电话响了起来,老李正在射最后一股精液,没空接。

    谢董代接了,只听了一句话就马上挂断。

    「10分钟后。

    」谢董伸出肥大的两只食指交叉十字说。

    心纯流着泪水,清理着老李的龟头上残精,含着嘴里的精液一边走一边慢慢嚥下,到浴室清理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