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一版主网 > 其他小说 > 熟母们跟色小孩 > 【熟母们跟色小孩】第一卷(19-20)
    作者:金银妖瞳2018/3/13字数:940219清脆的开门声像一声惊雷,犹如兜头淋下的一盆冷水般将冯宇鹏和杨雨那极度高涨的浴火在瞬时间完全扑灭了!两人手忙脚乱地从地上寻找自己的衣物,杨雨抓起刚脱下的外衣,而冯宇鹏找到裤子想要穿来,却都只来得及拿起来勉强盖住赤裸的躯体,在两人的慌乱中门就已经被推开了,一个人从外面走了进来,一抬头顿时就看到满脸惶恐的两人,那人脸上的神色一变,抓在手上的一大串钥匙「当」的一声,掉落在了地上。

    「啊!是你……」杨雨大声惊叫:「你……你怎么会回来?」原来,进门的赫然就是韩少义!杨雨跟他这段时间正在办离婚,虽说基本都已经办完了,但毕竟没有最终签字,因此从法律意义上来说,韩少义依然还是杨雨的丈夫。

    现在才下午三点多,还是杨雨上班时间,韩少义本来想趁着杨雨不在家,回家看看还有没有什么可以拿走的东西。

    之前几年他都没有工作,家里唯一的收入来源就是杨雨的那份工资,在跟杨雨离婚之后,他就连这一份收入也都没有了,自然是想着能拿多少就拿多少,可是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会在家里看到眼前的这一幕!杨雨跟一个少年人满脸惊慌地看着他,从他们俩衣衫不整的模样,再加上空气中弥漫着的淫靡气息,作为杨雨的丈夫,不用说他也知道这两人刚才在家里正在做什么好事!韩少义之前已经接受了董雷提出的条件,为了把自己的债务免去,他算是把杨雨给「卖」给了董雷,因此在他的心里对杨雨多少还是有些亏欠感的,此刻在这极度的尴尬和慌乱之中,他只敢匆忙地看了一眼,也没看清楚,还以为这个跟杨雨在沙发上纠察的年轻男子就是董雷。

    忙低下头:「不……不好意思,董……董少……我只是想回来拿点东西……我……我……这就走!这就走!」他慌里慌张地从地上捡起那串钥匙,转身就要离开。

    杨雨的胸口急促地起伏着,韩少义的突然到来绝对把她吓得不轻,本来韩少义要离开她是求之不得的,但是看到韩少义还拿着钥匙,一个念头把她刚才的惊慌掩盖过去了,想到这她冷哼了一声:「把门关上!你给我站住!」韩少义一愣,只得停下脚步,顺从地把房门关上了。

    杨雨这时候冷冷地说道:「走之前把钥匙留下!从此以后,不许你再到这里来!」根据两人在律师那里商谈的离婚条件,两人现在住的房子虽然不值多少钱,但离婚后就是属于杨雨的,所以她提出的这个要求韩少义是无法拒绝的,他呆了一会,只好把钥匙放到了门口的鞋柜上。

    「韩少义!」杨雨的眼中闪过仇恨的火焰,「我跟你说清楚!」她的语气变得冰冷无比:「我们离婚之后,我跟你再也没有任何关系,今后你是死是活,跟我杨雨再也没有一毛钱关系!知道吗?至于这房间里的任何物品,你一件也别想再拿走!你如果还敢来这里,我就会报警!」事到如今韩少义还能说什么?只好唯唯诺诺地点头。

    他这副窝囊到家的模样落在杨雨的眼里,除了让她获得了一份报复的快感之外,更有种替自己不值的感觉:想不到自己的前大半辈子,最好的年华,居然是给了这样一个废物男人!想到这,一股强烈的报复欲望从杨雨的心中汹涌而出。

    韩少义的性格一向都是比较软弱的,在跟杨雨夫妻两人的生活中杨雨一直都是比较强势的一方,这在当年其实也是杨雨选择韩少义的原因之一,因为以她那种要强的个性,若是找个大男人的老公,结果可想而知。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当年在得知韩少义在外面偷吃之时,杨雨毫不犹豫地就给自己也找了个帅哥,因为她知道即便韩少义知道了也不敢拿她怎么样,更何况这次还是他犯错在先?果不其然,后来韩少义在得知自己戴了绿帽子之后也不敢大发雷霆,而是在二老的调解下大事化小小事了了。

    只是杨雨想不到的是,这个男人实在是软到了极点,最后居然在董雷面前毫不迟疑地把自己给卖了,这口气杨雨一直憋在心里,此时她终于想到了一个狠狠报复韩少义的办法!杨雨这时把遮盖住胸口的衣服再次扔到一旁,站了起来,冷冷地对韩少义说道:「过来!」韩少义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这具他无比熟悉的赤裸娇躯,结婚二十多年,他已经不知道多少次看过杨雨的裸体了,而杨雨接下来的行为让他却是目瞪口呆!地祉发布页「小宇,你过来。

    」杨雨不再理会韩少义,她转头拍了拍刚才她坐着的地方,对冯宇鹏说道。

    那个地方有一滩刚才从她屄道里渗出的骚水,湿成了一圈。

    冯宇鹏不知所措地坐了下去,他现在是完全搞不清眼前的状况了,这个男人是杨阿姨的……老公?他……为什么?为什么杨阿姨不让他走?为什么他现在就在那里看着自己?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杨雨从他手里拿过了他刚才胡乱抓在手上的衣服,铺在地上,然后跪倒在那件衣服上面,手捏住冯宇鹏那根被吓软了的鸡巴,一下一下地揉捏着。

    「杨……杨阿姨……这……这是……」冯宇鹏期期艾艾地说道,他的眼睛望向了韩少义,一脸懵逼的表情。

    杨雨轻蔑地瞥了韩少义一眼,柔声对冯宇鹏说道:「小宇,别怕,那人就是个窝囊废!」「他……他……他……」冯宇鹏是真的害怕了,那人是杨阿姨的丈夫啊!眼下这是什么情况啊?杨阿姨正在一下下的撸着自己的鸡巴,而在他们两人前面不远的地方,杨阿姨的丈夫就在那里看着?自己在这里跟杨阿姨做这种事,作为丈夫的他一定很生气吧?天啊!我……我会不会被他打死?「他是我老公……不对!呸呸呸,应该说是前夫才对!小宇,别怕,他是个没卵蛋的废物,不敢拿我们怎么样!」杨雨知道冯宇鹏心里肯定是害怕的,自己这样撸他的鸡巴,这个血气方刚的少年居然还没有硬起来。

    于是说完后她干脆张开嘴,把冯宇鹏的鸡巴含在了口里。

    韩少义愣愣地看着赤裸的妻子杨雨舔弄着少年的鸡巴,脸上是他多年未见的妩媚。

    这时他也看清了那少年不是董雷,而是年纪看上去比董雷还要小的一个小男孩,想来也是董雷那一派的小流氓。

    他只觉得眼前发生的一切荒诞无比,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自己应该怎么办?为什么会这样?看到韩少义那副失魂落魄的模样,杨雨的心里兴起了一阵剧烈无比的复仇快感!过去的这大半年被人追着屁股追债的日子里面,多少的失落、惶惑、恐惧和绝望,再加上那次在董雷面前被韩少义轻易出卖的耻辱,在她的心里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阴影!她并不是一个多淫荡的女人,在今天之前,如果你告诉她她会在韩少义的注视下跟别的男人做爱,恐怕她自己都不相信的!可是今天在这种鬼使神差的情况下,她只想抓住眼前这个机会狠狠地羞辱韩少义一番!什么淫荡,什么脸面,她全都不要了!要让韩少义跟自己一样蒙上一辈子难以磨灭的耻辱!眼下杨雨的心中只有这样的一个念头了,那是她对他,也是她对过去二十多年失败婚姻的最大报复!「真厉害,这就硬了!」看着冯宇鹏的肉棒一点点地再次硬了起来,杨雨不禁赞叹道,不愧是年轻人,火力就是猛,哪怕实在心慌意乱的情况下,在自己的挑逗下还是能迅速再次勃起。

    杨雨爱怜地抚摸着这根热得发烫的肉棒,再次看了韩少义一眼,然后缓缓地嘴下移,香舌在冯宇鹏长在稀疏阴毛的阴囊上来回扫荡着,把两个阴囊都弄得水光粼粼,似乎要让韩少义能够看清楚她的每一个动作似的,她一点点地舔着,时而含住冯宇鹏嫩红的龟头,然后嘴巴一点一点地往里吸,慢慢地将小男孩那跟强而有力的鸡巴全部纳入了自己嘴里,时而双唇紧吸阴囊,发出一阵阵「啵……啵……」的脆响。

    杨雨的举动让在场的两个男人就几乎要陷入了疯狂!对于冯宇鹏来说,在杨雨丈夫的注视之下,看着杨雨那张成熟美艳的面孔贴在自己的下体处一点点地吞下自己的鸡巴,那种征服感和成就感是他从未体验过的。

    那是别人的妻子啊!而且那是一张四十六岁女人绝美的脸啊!滑嫩的舌头和香唇有节奏地舔弄着自己,这是在梦里吗?几天之前,当他在杨雨身上失去第一次之后,董雷就把一切都告诉了他。

    他也知道韩少义是个多么窝囊的男人,加上他知道韩少义已经答应了董雷会跟杨雨离婚,所以他也渐渐把心放了下来,享受起这熟美妇人的口舌服务来。

    而对韩少义来说,他只觉得眼前的一切都是那么的荒谬!结婚二十多年,杨雨从来就没有帮他口交过,年轻时是因为她还端着校花的架子,而后来则是因为他出轨在先,两人虽然为了孩子还依旧在一起生活,但杨雨心里始终都有个结,两人的夫妻生活总是草草结束。

    然而这时候杨雨却以他从未见过的媚态,近乎讨好似的服侍着这个小男孩的鸡巴,而那个小男孩脸上舒爽至极的神情,就像是化成了一记记耳光,不住地抽打在他的脸上!换成别的男人这时候恐怕早就已经发作了,但是韩少义在强势的杨雨面前非但不敢发作,双腿还像是灌了铅一样,竟不敢移动半分!(待续)地祉发布页20「小宇,来!躺下……」杨雨把冯宇鹏的鸡巴完全弄硬了之后,让他躺倒在沙发上,然后自己翻身上去,跨坐在小男孩的身上。

    她用自己右手的食指和中指撑开了自己的阴唇,媚眼如丝的美目扭头看着韩少义,然后把阴唇套在冯宇鹏硬鼓鼓的龟头上,「奧……」地轻叫了一声,屁股摇晃着用力向下坐去。

    「哦……阿姨……」冯宇鹏再次感觉到了上次肉棒挤开嫩肉时的那种舒爽,这一次他已经有了些经验,深吸了一口气,屁股收紧,滚烫的鸡巴借着杨雨向下坐的力道一点点地冲刺到女人阴道的深处。

    不知道因为韩少义就在旁边,此时杨雨阴道里骚水的分泌分外地旺盛,随着鸡巴的一肏而出,发出了「噗嗤!」一下清脆的水声。

    「啊!小宇……你……啊!……好长……顶到我了……啊!啊!」跟冯宇鹏十指紧扣,杨雨开始上上下下地耸动着,她仰头向天,嘴里淫声浪语不断,再也不看韩少义一眼。

    冯宇鹏似乎也被杨雨的骚浪劲儿感染了,他不住地向上提动自己的腰,杨雨的体重不轻,足有一百二十斤,甚至比他还要重一点,这样的提动非常费劲,加上这是冯宇鹏第一次让女人骑在自己身上,杨雨的阴道随着她的身体起落,就像是一台榨汁机一样刺激着他的龟头,想要榨取他马眼里面的精液。

    冯宇鹏受不了了,他知道这样下去不到十秒自己就要射出来了,急忙拍了拍杨雨的屁股。

    「怎么了小宇?」杨雨迷茫地看着冯宇鹏,见冯宇鹏示意自己跟他换位置,就笑了笑,躺在那张热乎乎的沙发上,冯宇鹏站了起来,抑制住射精的冲动,然后他站在沙发前面,把杨雨的身躯转过来对着自己,接下来高高地抬起杨雨的双腿,让鸡巴直对着女人骚水泛滥的阴户,然后腰往下一沉,再次肏开杨雨那成熟湿热的阴道,直肏到底。

    「啊!小宇……轻点儿……啊……你……好厉害!肏死我了……我……被你……啊……太长了……舒服……舒服!」半是由于冯宇鹏的肉棒实在是粗大,更有一大半是为了刺激一旁观看的韩少义,杨雨嘴里不住地发出淫声浪语,这时候她干脆把自己的丝袜美腿夹在小男孩的肩上,整个人靠后几乎要被压在沙发里一般,嘴上继续大声而狂乱地浪叫着。

    而冯宇鹏这时候就像是一个征服了一批烈马的英勇骑手,不住地耸动着鸡巴,上一次破处之后,他找了不少性知识方面的书恶补,这一次多少已经知道如何去控制自己了,大鸡巴在杨雨的阴道里来回纵横,连续冲击了两百多下,累得他满头大汗之余,嘴里跟杨雨一样,也是气喘吁吁。

    「小宇……不行了,你太厉害了……我要死了……你的……大鸡吧……真的好大……好长……、我……舒服死了!小宇……啊……你肏死我了……」这竟然是那个跟自己做爱时最多只会哼哼两声的妻子吗?韩少义绝对不敢相信,眼前这个满脸媚态、淫叫连连的女人,竟会是那个跟自己同床共枕二十多年的杨雨。

    而当他看到冯宇鹏那根粗壮至极,不住地在杨雨屄洞里来回抽插的坚硬巨棒时,心里更是自卑,那东西比他胯下的玩意粗长了岂止一倍?看着生下这个年龄比自己母亲还大不少的中年美妇在自己的肏弄下如此地满足,冯宇鹏第一次获得了征服女人的快感,跟何况这女人的丈夫此刻就在旁边看着!原来人生是可以这样的,只要你拥有像董雷那样的权势,你非但可以玩到像杨雨这样以前只会出现在他春梦里的熟女,甚至能够让她丈夫像条狗一样就在旁边眼白白地看着!在冯宇鹏的成长过程中,尽管他的学习成绩一直很好,但由于出身于一个破碎的家庭,又跟着母亲过着很不富裕的生活,他在同学当中的地位一向都不是很高。

    虽然作为班长,同学们一般不会当着他的面表现出对他的不屑,但是在这个金钱决定一切的社会,别说高中生了,哪怕是在初中、在小学时,他都知道不少班上的同学是看不起他这个班长的。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在学校里一直都非常低调,既不敢拿班长的身份去管理同学,更是想都没想过人在身居高位时可以享受多少常人不可想象的特权!可是今天,在这种谁也想不到的情况下,韩少义这个中年男人居然毫无反抗能力地任由自己玩弄他的老婆?在这一瞬间,冯宇鹏在短短十六年人生里形成的固有观念突然被打破了一个大洞!原来,有钱,有权,有势是这么爽的一件事啊!此时他的鸡巴就像是机械一般,丝毫也不知疲倦地快速抽插着,每一次都直顶杨雨的子宫口,杨雨的全身都痉挛着,眼皮向上,几乎要翻起了白眼。

    地祉发布页「阿姨……我……我……我不行了!」冯宇鹏虽然已经比上次多坚持了十几分钟,但是杨雨的骚屄暖暖地紧包着他的龟头,此时他已经到了发射的边缘,他的抽插飞快,就像恨不得要把肉棒给镶入杨雨的骚屄里一样。

    「啊……小宇……射进去吧……啊……给我……射进去……射到阿姨的……子宫里!」杨雨的手紧紧压在冯宇鹏的屁股上,冯宇鹏终于还是到了极限,他的嘴里低低地嘶吼着,鸡巴深埋进杨雨的体内,精液激射而出,憋了一星期的大量白浊液体从龟头直喷到杨雨的阴道深处,两人同时舒爽得大叫了起来,然后大口的喘息着,杨雨的身子勉力向上挺起,一边迎接着小男孩精液的注入,一边忘情地跟冯宇鹏拥吻着。

    两人这一吻缠绵至极,浓密的口水在两人之间交流着,灵与肉在此刻紧紧地纠缠在一起,浑然不觉韩少义失魂落魄地转身开门而去。

    气喘吁吁的两人好不容易分了开来,冯宇鹏一屁股跌坐在地上,这才发现房子里已经没有了韩少义的身影。

    「他……他走了。

    」「别管他!」杨雨轻蔑地说道:「窝囊废!」这时候她发现随着大肉棒的离去,一股浓精正从自己的屄洞里不停地流淌出来,便从旁边拿出纸巾,准备去清理自己的屄洞。

    「阿姨……」她的手还没碰到屄洞,冯宇鹏却一把搂住了他,说道:「让我来帮你!」「帮我?你怎么帮?」杨雨还没回过神来,冯宇鹏已经把头伸到她的两腿之间,嘴唇对着屄洞就是一阵狂舔!「啊!」杨雨惊叫一声:「小宇……别……啊……」叫声之中,冯宇鹏的舌头已经裹住了大股混合着精液和骚水的液体,在她的洞穴里来回扫动,尽管刚刚做完爱后阴户的敏感度有些下降,杨雨已经感到了一阵难耐的瘙痒袭上心头:「小宇……小宇……啊……舒服……舔……往里面深一点……啊……我爱死你了……小宇……好舒服……」她的手在冯宇鹏的头上轻抚着,直到冯宇鹏把她下身的骚水都舔到了嘴里,两人再度相拥热吻,让那股混合着精液的淫水、口水的液体在两人的嘴里混合着,淫靡的气味充盈着两人的头脑,这年龄悬殊的熟妇和小男孩都沉醉了。

    「当当当……」在一片浓情之中,也不知道多久,墙上的挂钟敲了五下,两人这才注意到,现在已经傍晚五点了。

    「饿了吗?我去给你做点东西吃?要不……今晚就留在这儿?」杨雨吻了一下冯宇鹏的嘴唇,看着他那张微微点头的俊脸,只觉得越看越爱了。

    她的手再度搭上了冯宇鹏的鸡巴,射过一次的肉棒此刻已经度过了不应期,再次耸立了起来。

    「可以吗?」冯宇鹏一阵兴奋,难道……今天竟然可以留宿在这里?他不禁喜出望外:「今晚我真的可以……留在这里?」看着小男孩那股发自内心的兴奋劲儿,杨雨的心头也是暗暗得意,看来这小子是真的迷上自己了……本来她还担心自己的年纪毕竟比冯宇鹏大了足足有三十岁,这小男孩可能在一两次之后就没了新鲜感,现在看来,自己在他的心目中还是很有魅力的!「你想住多久就住多久!」杨雨笑着拧了拧冯宇鹏帅气的脸蛋:「不过呢,现在我得去弄点吃的,就算你不饿,我可饿了!」要知道杨雨是中午时从单位直接把冯宇鹏带回家了,可还没有吃午饭,加上刚才的一番激烈交合,这时候可是真饿了。

    「阿姨……」杨雨刚想站起来,冯宇鹏却一把将她拉住不让她起身。

    「怎么了?不饿啊你?」杨雨笑着问道。

    冯宇鹏一把含住了她的奶头,在上面不住的吸吮着,就好像还能从里面吸出奶来似的:「我吃这个就饱了……」他含含糊糊地说道。

    「我天……」奶头被小男孩的牙齿轻轻啃咬着,杨雨一阵头皮发麻,还是笑着问道:「怎么?还有奶给你喝咋地?就算你这就能吃饱,那我还饿着呢!我吃啥啊?」「这个给你吃,阿姨!」冯宇鹏笑着把杨雨的手放到了自己硬挺着的鸡巴上,男女间的关系就是如此的奇妙,今天之前,冯宇鹏对杨雨还有一种因为距离而产生的畏惧感和生疏感,但是经过刚才两人一起在韩少义眼前一番大战,此时冯宇鹏在杨雨面前已经是毫无顾忌,说话也不像以前那样有所保留了。

    杨雨只觉得头皮阵阵发麻,这小子连做饭都不让自己去,今晚不会是打算搞上一整夜吧?想到这她多少对自己留冯宇鹏在这里过夜的提议有些后怕了,但眼下是拗不过他了,杨雨只好摸出手机,点开外卖apps给两人都点了一份外卖。

    半小时之后,外面传来外卖的敲门声,冯宇鹏主动跑到门边,打开半边门从外卖小哥的手里接过塑料袋,回头再次把门关上。

    杨雨想要穿上衣服起来吃东西,冯宇鹏却不肯,他坚持要杨雨就这样只穿着长长的黑丝袜,赤裸着上身跟自己一起坐在餐桌边吃。

    杨雨起初怎么都不肯,但是禁不住冯宇鹏的软磨硬泡,最后只得同意了。

    地祉发布页两人吃完了外卖,杨雨站起来把饭盒拿到厨房的垃圾桶里扔掉,刚一扔完,冯宇鹏已经紧跟着进了厨房,从后面紧紧地搂住了她。

    「阿姨……我……忍不住了……」冯宇鹏的手在杨雨的胸前摸索着,硬邦邦的大鸡吧在她丰满雪白的大屁股上胡乱戳着。

    「小宇……我们……去房里……啊……」小男孩猴急的表现让杨雨也跟着浪了起来,现在她也急着想要让小男孩那根令人难忘的大鸡吧肏进自己屄里止止痒了。

    「就在这里吧。

    」冯宇鹏这时候的脑海里闪过了他经常看的那些熟女av中常有的厨房干母亲的情节。

    「这里?这里怎么弄啊?」杨雨那对绵软的大奶子被冯宇鹏蹂捏得不住地变形,两腿之间感受到小男孩肉棒的温热,心里已经是瘙痒难耐了,这时候无论冯宇鹏有什么要求她都会无条件地配合。

    冯宇鹏指着她面前的洗碗台,让她把手扶在那里,她便扶住洗手台,同时把自己的大屁股迎向小男孩。

    冯宇鹏从后面抱住杨雨的大屁股,鸡巴试了一下,杨雨的身高虽然比他要矮一些,但是这样站着还是肏不进去的,于是他让杨雨再往后站一点。

    「怎么这么麻烦啊?」杨雨嘴里抱怨着,回头看着冯宇鹏那张因为兴奋而汗流满面的帅脸,还是听话地保持上身向前,两脚往后退了两步。

    冯宇鹏一手在杨雨的背脊上轻轻一压,这高度刚刚好,鸡巴刚刚可以压在杨雨的屁股沟上,他另一只手扶住自己的大鸡吧,身子往下面稍微蹲低一点,龟头对准杨雨的屄洞口,稍一用劲便顺顺利利地肏了进去。

    小男孩强烈的冲击使得杨雨的娇躯猛地向前一倾,双手一滑,向前打翻了台子上的几个碗,差点要扶不住洗碗台了。

    「你倒是……轻点啊!」杨雨娇嗔道,可是鸡巴已经进入状态的小男孩这时候哪里会停得下来?冯宇鹏几乎像是一头蛮牛似的不断地冲刺着,年轻的腰部就像是上足了发条的机器,迅速而猛烈地做着前后来回的抽插。

    杨雨只得用手肘撑住洗完碗,下体处传来的真真切切的快感似的她很快就忍不住了。

    「嗯……啊……啊……好舒服……用力……好……好……好厉害……啊……啊……舒服啊……」如果说之前那一次多少还有些要在韩少义面前表演的成分,这一次杨雨是真的从内心的深处发出了呐喊。

    她现在发现,冯宇鹏这小子似乎在男女之事上有着一种可怕的天分,天生一根远远超越一般男人尺寸的鸡巴当然是首要的,而更重要的是,这男孩明明才是第三次跟女人做爱,各种技巧似乎是无师自通一般的竟自动就学会了。

    而且,从第一次一两分钟就匆匆射出,到刚才那一次已经能坚持十多分钟,但了现在这次,这小子竟好像全然不知疲惫似的,用这么飞快的频率肏弄自己这么久也不见他皱眉喘气的!杨雨确定自己是遇到了一个难得的宝贝了,比自己足足小了三十岁的小年轻,拥有一根将近二十公分长度鸡巴的纯情小处男,长得还非常秀气英俊!更重要的是现在这个小男孩在肏干自己的时候,能够给自己带来刻骨铭心的、酣畅淋漓的性欲快感和满足!那是一种在人世间活了四十六年的她从未体会过的快活!舒服……杨雨只觉得自己的高潮就像钱塘江的大潮那样的不可抑制,这时候她甚至是感谢董雷,非但让她抛掉了韩少义这个窝囊男人的束缚,更让她遇到了冯宇鹏这个难得的男人!没错,现在的冯宇鹏在她的心目中不仅仅是一个小男孩了,他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男人!是一个能用鸡巴给她带来无上快感的大男人!「啊!」杨雨仰头大叫着,剪到耳下的秀发披散迷乱着,高潮的淫水不住地从屄洞深处涌出。

    「小宇……好男人……好……大鸡吧……啊……舒服……再快点……啊!肏死我……肏死我!」「阿姨……真的……那么爽吗?」冯宇鹏这时候的心里充满了完全征服这个熟美妇人的快感!原来自己竟是这么强大的!原来自己的鸡巴竟能让这个年龄比自己母亲还大好几岁的女人如此痴狂!想到这,他不禁想起了自己的母亲伍若娟,如果此时在这里仍有他肏干的女人不是杨雨,而是母亲……他的鸡巴随着这个想法的到来而好像又粗大了几分,抽插的速度随之加快。

    杨雨跟伍若娟一样,都是高大丰满型的熟女,只不过伍若娟要比杨雨更高半个头,而且身材更加丰腴、屁股也更大而已!这时候杨雨那丰满雪白的娇躯似乎已经变成了伍若娟,冯宇鹏的手在前面大力地捏弄着她那高耸丰满的乳房,鸡巴的挺动更是次次到底!而在他这种狂风暴雨式的抽插下,杨雨已经受不了了,她喉咙里嘶吼着,全身都打着摆子,面容扭曲着,一行口水忍不住就用一旁的嘴角流淌了下来。

    等到冯宇鹏的抽插快到了极限,他最后的一次猛冲几乎要将龟头插到了杨雨的子宫口里,然后一股分量比刚才那次射精还大的精液直接喷射了进去。

    风雨稍停,杨雨在不断地喘息着,一个念头在她的脑海中闪过,今晚两次做爱最后都让冯宇鹏直接就射了进去,虽说自己已经四十六岁了,但是这种事可不好说,千万别到时候……不过好在想想今天才是月经走后的第二天,是在安全期里,以后可就要小心点了!地祉发布页而冯宇鹏此时一把就从背后搂住了杨雨,整个人几乎要趴在她的背上,嘴唇在她丰满雪白的乳房上啃食着,他决定不回去了,他迷上这个年纪比他足足大了三十岁的女人了,他要留在这里,留在她的怀抱里,留在她的阴道里……(第一卷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