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一版主网 > 精品其他 > 碧池渊的婊子们 > 碧池渊的婊子们(31)
    作者:逆流星河字数:6057第三十一章、我想请你帮个忙「张经理,您还不走吗?」同样的办公桌,同样的办公室,同样的孤男寡女同处一室,但这一次却不再有活色生香的春宫大戏,被沉默笼罩着的房间内,气氛有些压抑。

    「张经理?」ol装的女人看着眼前表情凝重的男人,她的心情也随之变得沉重起来。

    她已经呼唤了两次了,但男人还是如同没听到一般摆弄着手中的小物件,满脸的凝重与纠结。

    「那个,张经理?」女人忍不住加大了音量,同时贴近了男人的耳边。

    这一次,男人终于听到了,他像是才注意到房间里的女人一般抬起头,开口道:「哦,燕子。

    你怎么还没走啊?」被称作燕子的ol装女人撅起了嘴。

    尽管她知道男人并非有意无视她,但她必须做出这种姿态来吸引男人的注意。

    这些天,燕子经常发现自己的男人——张晓天,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发呆。

    对于那些会所里的小姐来说,被她们视为活阎王的张晓天变得闭门不出无疑是一件好事。

    起初,燕子自己也是这么想的,因为这样她就能有更多的时间和张晓天腻在一起,进而继续占据自己在张晓天心中的位置。

    但现在,燕子发觉,这事情并非她想的那么简单。

    张晓天这些日子里发呆,手中都会摆弄一个小东西。

    现在也是,那个小物件正被他捏在手指间不停玩弄着。

    燕子对于那个小物件很熟悉,因为那就是张晓天亲自交给她,再由她亲自带进了会所的顶层,冒着极大的风险又带回来的。

    在完成那项张晓天交付的任务时,燕子几乎吓尿了裤子,但她最后还是顺顺当当的完成了自己的任务,也理所当然的从自己的男人那里看到了满意的笑容。

    那从那之后,另一个女人的闯入,却让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

    一想到那个美艳到让她心生嫉妒,却又危险到她毛骨悚然的女人,燕子就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但她还是鼓起勇气,问出了自己的心里话:「张经理,你还在因为那个女人的事情而烦心吗?」地祉发布页「那个女人?哪个?」张晓天茫然地问,他的表情一瞬间让燕子以为自己猜错了心思。

    但马上,张晓天就反应了过来。

    他拍了拍自己的脑门,道:「啊……我都忘了,还有那个女人呢。

    日了狗,怎么全都是烦心事,愁死我了。

    」燕子看着张晓天,有些搞不清楚自己到底是猜错了还是猜对了。

    张晓天从沙发椅上蹦了起来,他在办公室中央的空地上来回踱着步。

    反反复复了几十圈之后,他看了看仍站在原地的燕子,表情很凝重,似乎是下定了什么决心。

    然后,他来到办公室的大门前,先是打开门看了看,然后小心地锁上了大门。

    接着,他来到燕子身前,拉着她走向了一侧的书架。

    那里其实暗藏着一个内间,里面摆着必备的用具,就比如说张晓天经常要用到的——床。

    燕子被张晓天拉进了内间,她看着男人再次小心地锁上了门,心里突然有些放下心来。

    要知道,她已经有一个星期没有被张晓天碰过了,虽然这种情况以前也不是没有,但那都是张晓天在会所里看上了其他女人,将精力用在了别处才会冷落她。

    而最近,张晓天整天整天都待在办公室里,几乎是和身位经理秘书的她寸步不离。

    燕子也不是没有去引诱过张晓天,但无论之前的她怎么卖弄色相,都被男人毫不犹豫的拒绝掉。

    起初她以为男人喜新厌旧了,还伤心了一阵,但后来她满满开始察觉,男人并非刻意冷落她,而是真的没有那种想法。

    地祉发布页现在,她终于又看到男人变回从前的样子了。

    但就在她按照以前的惯例,缠到男人的身上为他脱衣服的时候,却被张晓天一把推开了。

    「张,张经理?」燕子很是不解,她的心瞬间凉了,眼泪也不争气地快要从眼眶里涌出来。

    「你干啥?我带你进来不是要做那种事情的。

    」而男人则一脸莫名其妙,他看着眼前的女人,似乎很不明白她现在所做作为的目的。

    「那,那咱们是要干什么啊?」燕子忍不住小声嘀咕,「从有了这个内间之后,咱们俩进来都是在做那种事情啊。

    」张晓天又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这一次,他是在替自己打过去没正形的自己。

    然后他端正了态度,正对着燕子,用一本正经的语气开口道:「今天不会了。

    我今天是要和你说点儿特别的事情。

    」「什么事情?」燕子想到了进来之前男人的小心翼翼,瞬间,她想到了那个男人一直把玩着的小物件。

    难道,偷拍的事情被发现了?燕子的脸瞬间白了,虽然这件事的主谋是眼前的男人,但作为执行者和从犯的她肯定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

    而正在肚子里斟酌话语的张晓天,突然发现眼前的女人开始发抖了。

    他疑惑地看了看燕子,开口问道:「你突然怎么了?很冷吗?」燕子的牙齿忍不住地打颤,她觉得有些窒息,但她还是强忍着恐惧抓住男人的手道:「偷,偷拍的事情,被发现了吗?」「啊?被发现了?」男人也被她的话吓了一跳。

    但片刻后,他琢磨出了不对,一是他并没有收到这样的风声,二是眼前的女人似乎并不是那个意思。

    地祉发布页「我说,你在想什么呢?我什么时候说过偷……那个的事情被发现了吗?」尽管事先已经确定过了四周环境的安全,但说到那个关键性名词的时候,张晓天还是忍不住压低了声音。

    「那,那你要告诉我什么?除了那件事,还有什么吗?」燕子的心情也因为男人的反应而稍微放松了一点,但她还是很紧张地看着男人。

    而张晓天则狐疑地回看着女人,直到看得她浑身发毛、不由自主地开始后退。

    「我说,你真的不知道吗?」「知道……什么?」男人的声音让燕子更加害怕了。

    而张晓天则一直盯着她,似乎要从女人的表情中看出什么端倪来。

    最后,他还是放松了面部表情,叹了口气道:「看来你是真不知道啊。

    」燕子满脸的疑问,她是真的不清楚男人在说什么。

    「那啥,余燕啊。

    」突然被称呼了全名的女人浑身一颤,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你来碧池渊,几年了?」男人的问题有点儿让女人没反应过来,她仔细地回想了一下那仿佛是很久以前的情景,然后算了一下年份,开口道:「今年是第六年了。

    」「六年啊。

    」张晓天似乎有点儿感叹,「和你一起的那些女人,早都回家结婚了吧?」结婚,这个话题是女人很不想提到的,但既然是被男人提起,她不得不硬着头皮回答:「嗯,前几天还有个当年的好姐妹和我联络,说她二胎又生了个女儿,婆家不太高兴,准备让她怀三胎。

    」「哈哈,你还和她们有联络啊?我还以为你们这些小……额,同事之间,平时都只会勾心斗角呢。

    」虽然男人中途改了口,但燕子还是听得出他本来想说的是哪个词。

    说就说吧,又没有说错。

    余燕在心中暗暗叹了口气,为自己现在的处境,也为自己一片漆黑的未来。

    她真的算是会所里的老人了。

    她的家在南方,当年跟着那些「前辈」一起来到这里的时候,她是众女中年龄最小的一个。

    而现在,时间已经翻过了六年,当年的那些「同事」绝大部分都选择了嫁人结婚,只有一小部分还在和她一眼从事这这个出卖青春的行当。

    但她们毕竟青春不再了,因此,还能留在会所里的,也只有年龄占了那么一点儿优势以及从小姐的身份改头换面成了经理秘书的她一人。

    心酸的话题说完了,燕子却发现,自己还是没弄明白男人要说什么?她忍不住开口了:「张经理,你到底要和我说什么啊?」张晓天挠了挠头,似乎也发现了自己的跑题。

    于是他言归正传,开口道:「燕子,你一开始,是被我爸安排到我身边监视我的吧?」燕子眨了眨眼,表情僵住了。

    她在成为经理秘书的时候,的确从某位会所的大老板那里得到了观察报告张晓天这位二世祖有没有什么出格的举动的命令。

    但那之后,她就把这道命令给淡忘了。

    一方面,张晓天在会所里做的那些事情虽然有些出格,却都是在上头的大佬们的容忍范围内的,她汇报了几次都是差不多的内容,上头就觉得不耐烦让她不要再定时汇报了。

    地祉发布页而另一方面,则在她自己。

    张晓天对她其实很好,在被上头告知了不用频繁汇报,也从张晓天这里得到了足够多的好处之后,她就刻意地无视掉了一些张晓天所做的、理应汇报的行为。

    而在最近半年,她更觉得自己已经被忘记了,因为再也没有要求汇报的电话打来,她也就忘掉了汇报这件事。

    直到今天……她所负责监视的对象,张晓天,当着她的面说出了这件事。

    燕子又开始发抖了,这一次不是因为害怕被处罚,而是害怕眼前的男人发怒。

    她心底里是真的把张晓天当成了自己的男人的。

    虽然两个人之间的身份悬殊的厉害,张晓天也从没给她过什么承诺,但一个人在异乡、无依无靠的余燕,早就假戏真做,把自己的感情都倾注到了这个本该是她监视对象的男人身上。

    所以她怕!怕张晓天在得知了真相之后赶走她。

    而且她根本无法做出辩解,这些都是事实,而且是男人自己发现的事实,她更加百口莫辩。

    但就在她快要忍不住眼泪的时候,预想之中的狂风暴雨却没有降临到她的头上。

    燕子抬起头,看到的却是男人那双带着歉意的眼睛。

    张晓天抓了抓头发,开口道:「其实吧,我从一开始就知道你是被我爸塞过来的了。

    我一开始对你那么做,在你身上玩各种各样的花样,也都是因为这个。

    不过呢,后来我也发现了,你貌似是真的对我好,也没在我老爸那儿坏我的话,所以我也就一直把你留下了。

    」他又抓了抓头发,道:「一直都对你挺那啥的,对不住哈。

    」燕子的眼泪终于忍不住了。

    但这个时候,支配她泪水的已经变成了另一种情绪。

    而看她流泪的张晓天却坐不住了,急切地道:「哎,你别哭啊!我不是都向你道歉了吗?往后我改,我不会再做那种过分的事情了。

    那个……别哭啊,你一哭我都忘记我要说啥了。

    」「我,我不哭,我是高兴,高兴的。

    」燕子忙擦干了眼泪。

    她看着眼前还显得有点儿冒冒失失的男人,启开嘴唇,喊出了她一直都只在心里喊过的称呼:「晓天哥。

    」「嗯,啊?啊,哎。

    」张晓天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这是在叫他,明白过来后,又有些不好意思。

    地祉发布页「那啥,我记得咱们俩貌似差不多大吧?被你叫哥,我还真有点儿不适应。

    」燕子马上改了口:「那,我就叫……晓天?」「晓天啊。

    这样好,我那些哥们都是这么叫我,比张经理强多了,嘿嘿。

    」张晓天对于女人的改口没有任何的意见,反而有些莫名的高兴。

    「啊,我这脑子,我又忘记正事了。

    」「没事,我听着呢,你说。

    」燕子十分自然地将手放在了张晓天的手上,这又是一件她平时不会主动去做的行为。

    「嗯,那我就说了啊。

    」张晓天也调整好了思绪,道:「我爸他们,貌似准备把会所交给我了。

    」「交给,你?」燕子有些没弄明白张晓天的意思。

    「嗯,交给我。

    这会所一开始不就是我老爸和老板良家的股份吗?现在老板把自己手底下的股份转给了我老爸,而我老爸,准备交给我。

    」「那,那不是好事吗?」燕子明白了张晓天的意思,却更加不明白他为何会表现的如此纠结。

    「还真的不一定是什么好事啊。

    」张晓天苦笑了一下,「老板其实在南边亏了生意,早就有把这边会所的股份转手的想法。

    但有人看中了他现在困难,有意压价。

    老板转给我老爸其实是迫不得已,而我老爸也不好过,那个压价的人,现在打起了吞下会所全部股份的念头。

    」「对了,那个人你应该也见过的。

    」张晓天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我见过?」燕子开始在脑海中搜索起她接触过的那些大老板的面目和名字。

    「对,早几天她就亲自来过。

    」张晓天又苦笑了一下,「就是那个女人,丽塔?刘。

    」燕子吓得捂住了嘴,她不敢相信地说:「她要买下碧池渊?」「是啊,就是她一直在打碧池渊的主意。

    」张晓天继续道:「那个女人,原本一直在美国待着,从美国回来之后似乎是不打算回去了,所以在国内大肆扩张。

    本来,我还以为她一个外国回来的假洋鬼子,怎么也不会在国内的黑白道吃的太开吧?结果最近她给了我几个下马威,仗着自己外商的身份反而和上头的那几个老头子打得火热,能量怕是不会小了。

    」「那,我们该怎么办?」燕子在说出了我们之后心里还忐忑了一下,但见张晓天并没有在意,她的心放了下来。

    「怎么办?只能见招拆招了呗。

    」张晓天叹道:「现在那个女人在碧池渊玩的也挺高兴的,最近的几次会所内的活动其实都是她牵的头。

    这不,她又要搞一个什么生日聚会,打得给她小姑子庆生的名头,但她要了那么多会所里的女人,估计还是那种笼络人心的无遮大会没跑。

    」「不过啊,这倒也给了我机会。

    」张晓天握住了余燕的手,而余燕也差不多明白对方想要自己做什么了。

    「她如果一直玩明面上的手段,我还真的找不到反击的机会。

    但现在她来暗的,而且还要玩老一套的笼络人心,那我就能把以前用过一次的手段再拿来用一次了。

    」地祉发布页张晓天说着,拿起了那个他这些天不离手的小物件,那个被余燕藏在身体里带出来的u盘。

    「我也是没想到啊,本来,这里面的东西是为了威胁老头子们交权给我才准备的。

    但现在,却阴差阳错的没用了。

    」张晓天把u盘交到了余燕的手里。

    「那女人开聚会,肯定会邀请那些老男人的。

    到那个时候,你只要再做一次就够了。

    」余燕点了点头,这一次,她一点儿都不觉得交给自己的任务有什么值得害怕的了。

    毕竟这一次,她也算是为了自己。

    张晓天看着她坚决的表情,带着一丝歉意道:「我也不多说啥了,只能让你一个女人去做这种事情,是我无能,可我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拜托给你了。

    」他握住了余燕的手,道:「你要小心。

    」然后,他又补了一句:「等这事完了,我带你去三亚玩吧?在那儿过年,不冷。

    」这事张晓天第一次提出带女人出去一起旅游。

    余燕欣喜地点了点头,并不是因为三亚之行,而是因为来自男人的承诺。

    一个小时后,女人离开了办公室。

    她的脸上带着未退的红潮,最后,她还是在内间里和男人做了惯例的那件事。

    但这一次她不再是取悦的那一方,男人的动作异常的温柔,而她自己也前所未有的动情。

    她甚至在男人射出来之前就高潮了三次,最后被男人抱住的时候,她只觉得全世界的幸福都集中到了自己的身上。

    而她现在,必须加紧时间去完成男人的任务。

    聚会的时间就在几天后,她必须去做必要的准备。

    至于留在办公室里的男人——张晓天,则看着她离去的背影,皱紧了眉头。

    他靠着门框自言自语着:「张晓天啊,张晓天。

    到头来,还是要靠一个女人来帮你去做这些要命的事情啊。

    」明明他一直都不相信女人的。

    即使是对余燕说出的那些话,也都是半真半假。

    毕竟……画虎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然后,张晓天出了办公室。

    他走到了楼梯口,避开了所有不必要的耳目,然后掏出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

    在按下拨号键的时候,他有过犹豫。

    毕竟,让一个和自己不相干的女人去冒险,他只需要一个承诺和几句花言巧语。

    但现在,他要指示的,或者说欺骗的,却是他最好的兄弟。

    他真的不想这么做啊。

    但他没有别的选择,更何况,他的这位兄弟已经先一步被盯上了,他现在这样做,也算是在帮自己解围吧?如此在心中说服了自己,张晓天的心跳,终于平复了下来。

    电话接通了,他换上惯用的玩世不恭,带着笑意开口道:「喂,大鹏!昨天晚上怎么样,一定很爽吧。

    」「哈哈哈哈,别生气啊。

    」「嗯……房子借你几天啊?没问题!你随便住,咱俩谁跟谁啊,不过大鹏啊——」张晓天顿住了,他发现自己还是很难迈过那个坎。

    他深吸了一口气,闭上眼睛。

    「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