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一版主网 > 精品其他 > 风流欧阳克 > 【风流欧阳克】第016章 黄蓉母女,淫乱侍寝
    作者:北斗星司2018/3/12字数:13542第016章黄蓉母女,淫乱侍寝此时,终于在这种情况下,郭靖一家人都已经互相见面了,中间地上躺着赤裸着身子的十六岁小白羊郭襄郭二小姐,一面之中是两头丰满的大白羊黄蓉和郭芙,而另外一面则是黄蓉的丈夫,郭芙的丈夫,郭襄的弟弟,这郭家一家人真的是彻底到齐了啊。

    「爹……娘……姐姐……你们怎么会在这里的啊?这……这……」此时,郭襄这个小妞,已经完全被眼前这诡异的一幕给彻底震撼住了,她虽然已经不再是处女了,可是这样震撼的一幕,还是看的她脸色发白,难以置信。

    而此时的欧阳克却是嘻嘻一笑,走到了黄蓉和郭芙的身边,看着这两个女人,其中郭芙今年才不过三十多岁,正是女人一生中最美丽,最有有诱惑力的时刻。

    而她的母亲黄蓉,本身已经五十多岁,已经算是个中老年女子,虽然因为修炼高深保养得当,但也难免肉体有所褶皱,可是因为跟欧阳克有过肉体关系,黄蓉的肉体本身得到了极大的改善,脸上的皱纹消失了不少,肉体也恢复了三十多岁时期的粉嫩诱人,因此此时和郭芙并排在一起赤裸着身子,不像是母女,倒像是姐妹。

    此时的欧阳克微笑着走到了外表看起来如三十几许,似乎比自己的女儿郭芙还小的绝色美人儿黄蓉身边,看着这个自己这一生最痴迷的女人,此时脸上慢慢是愤怒之色,欧阳克狞笑着捏了一把黄蓉的丰满乳房,接着笑道:「蓉妹妹,你都已经是朕的女人了,还装什么啊?」然后轻轻一拍,解开了黄蓉的穴道,当然了,只是让她可以动,而她的武功是自然不会给她恢复的。

    「襄儿,襄儿……」此时的黄蓉本来无法动弹,而被欧阳克解开了穴道能动之后,此时也顾不得其他的,立刻光着屁股爬起来,对着自己赤身裸体的女儿整个儿扑了过来,一把抱住了瘫软在地上,赤裸着身子的小女儿。

    而此时,欧阳克嘿嘿笑着,一把将郭芙的穴道也给解开了,郭芙身子能动之后,却一下子瘫软在地上,眼中满是恐惧、愤怒、屈辱等各种情绪,可是此时却不敢动作,只因昨晚欧阳克在玩弄完了郭芙之后,其实还做了另外一件事情,那就是将赤身裸体的郭芙给再次点了穴道之后,给这个女人的身体里,种下了一颗生死符。

    这生死符可是逍遥派无上的绝技,郭芙中招之后,登时浑身奇痒难忍,她怎么样想不到,这个世界上居然会有这么可怕的痛苦,似乎五脏六腑都要痒死了,那种感觉真是生不如死,可惜郭芙穴道被点,甚至连去抓挠都做不到。

    在这样可怕的痛苦持续了大概一分钟后,欧阳克施展天山六阳掌手法,为郭芙解开了身上的禁制,并且直接微笑着警告了郭芙一句:「我随时可以让你一辈子都这样生不如死,如果你不想这样的话,最好一切听我的话……」郭芙本身虽然是将门虎女,也算有些骨气,可是其实她的内心也不是一个很胆大的女人,虽然有时候有骨气,但绝对不是她父母那种可以杀身成仁的人物,此时在面临那样可怕的痛苦下,外加已经被这个男人奸淫过好几次,终于,郭芙的内心的防线,彻底崩溃了。

    当今天,她亲眼看着自己的妹妹惨遭这个可恶的男人奸淫的时候,虽然郭芙心里很是愤怒,可是她却不敢再反抗欧阳克,此时就算穴道解开,也没有任何的反抗力了。

    「我的女儿啊……娘对不起你啊……」此时将自己的女儿抱在怀里,看着自己的女儿被蹂躏的下身一塌糊涂,黄蓉心疼不已。

    「娘,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此时和自己的母亲一样,都是浑身光溜溜的,雪白的胴体完全裸露在外面的郭襄是一脸茫然,她此时还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呢!「靖哥哥……破虏……」黄蓉听到郭襄问起这个事儿,一时之间十分羞耻,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干脆也就不再回答,而是赶紧站起身来,光着身子奔到了自己的儿子和丈夫身边,至于耶律齐如何,黄蓉才不管呢。

    此时的郭靖只是一脸愤怒,毕竟黄蓉的裸体他也看过很多次了,也不觉得怎么样,可是才不过十六岁不到的郭破虏,还是生平第一次见到女人的裸体,并且还是自己的母亲,号称武林第一美人儿的俏黄蓉的裸体,就在自己的面前晃晃悠悠,那白嫩丰满的大奶子,诱人纤细的蛮腰,修长笔直的大长腿,乌黑浓密的阴毛下的熟女骚屄,还有那挺翘丰腴的熟女大白屁股,无比完美美艳到极点,都是这个才十六岁不到的处男之前想都想象不到的,可怜的郭破虏看的差点没鼻血狂喷,鸡巴勃起的更厉害了。

    地祉发布页而一旁的耶律齐,虽然说功力已经被吸干,此时周身乏力,可是在看到自己岳母那比自己的妻子郭芙还要美丽、丰满得多的完美胴体的时候,这个血气方刚的男子,虽然内心觉得不能这样亵渎岳母,可是还是忍不住热血沸腾……可是此时的黄蓉却没有注意到,自己浑身赤裸的身子,就这样暴露在女婿和儿子的面前很是不妥,她现在只希望快点帮自己的丈夫、儿子解开穴道,可是欧阳克的点穴手法特异,她此时又是内力全失,又如何解得开这三人被点穴道?黄蓉尝试了一下,便发现自己无法成功,她气愤地转过头,却一下子看到了让她难以置信,却又无比气愤的一幕。

    原来,此时,欧阳克那个天杀的淫贼,居然正站在屋子的中央,搂抱着自己才十六岁的花骨朵小女孩儿郭襄,一只手抚摸她娇嫩的乳鸽,把那可人的小乳房用右手捏着,不住在手中变换着手法,而另一只手却搂着自己女儿的腰部,手掌滑动在郭襄娇嫩的少女臀部上,肆意抚摸,而郭襄的小嘴儿此时正被欧阳克贪婪地亲着,而自己的女儿被这上下齐手,居然没做丝毫抵抗,只是娇嫩的身躯不住颤抖。

    而在欧阳克的胯下,则是更让黄蓉几乎不敢相信,原来,自己的大女儿郭芙,此时正跪在欧阳克的面前,翘着熟女的大白屁股,抓着欧阳克那根粗大的肉棒,将之含在口中,正屈辱地给这个男人做着淫荡地口交动作。

    此时的耶律夫人,郭靖黄蓉的长女郭芙,赤裸着身子,跪在眼前的男人的胯下,翘着大白屁股,正一脸厌恶地对着那根大鸡巴做着吞吐的动作,而耶律齐看到自己的妻子如此的淫乱不堪,心里更是气愤交加,可是却毫无办法。

    其实,郭芙如何愿意在这个可恶的淫贼的面前,自己丈夫的瞩目下,做这种事情?可是就在刚刚,当自己的母亲光着屁股前去给父亲、丈夫和弟弟解穴的时候,欧阳克直接把自己赤裸的妹妹给抱住了,搂在怀里又亲又摸,而同时对自己说:「郭大小姐,用你的嘴,给朕吹箫!」说着,欧阳克简单解释了一下什么叫吹箫。

    郭芙这个女人,心高气傲,以往的她,哪里肯做这样的事情?可是现在,当欧阳克淫笑着说出这种话的时候,他的眼中的寒意,让郭芙立刻联想到了生死符那可怕的威力,因此竟然连一句抗争的话都不敢说,这个女人乖乖地就趴在了欧阳克的胯下。

    虽然,这个女人的口交技术显得生涩,没什么可赞赏的,比妓院里的低级妓女也好不到哪里去,但欧阳克依然感到无比的爽快。

    可以说,郭芙这个女人,因为从小被父母骄纵,本身的内心就有一种纨绔子弟的作风,而她虽然内心有将门虎气,可是这样的骨气,和自己父母差得太远了,甚至还不如自己的妹妹和弟弟,所以只要真正让她感觉到害怕,她就会彻底崩溃,如今欧阳克已经做到了。

    「襄儿,你放开襄儿!芙儿,你快起来,快起来啊!」眼见此时的小女儿被欧阳克搂抱在怀里不住亲摸,而她本人除了身躯轻轻颤抖之外,竟然也完全没有抵抗,反而是一双纤纤玉手,还居然在欧阳克的轻薄下的时候,还轻柔地抚弄着欧阳克的身子,外加下面给欧阳克吹箫的郭芙,这样的情形,可以说是让黄蓉看的几乎要晕死过去了。

    此时的郭襄似乎也听到了母亲的话了,可是她也无法挣脱欧阳克的束缚,因为欧阳克搂着她,亲他,疼她,抚摸她的乳房屁股,那一阵阵酥麻的刺激,早已经让此时的郭襄难以把持再度燃起的情欲,她无力抵抗,瘫软在欧阳克的淫威下,无力做什么了。

    「哈哈哈……看起来蓉妹妹是不想给你的丈夫儿子和倒插门的女婿解穴了啊?」此时眼见丰乳肥臀的雪白熟妇黄蓉对着自己三人扑了过来,欧阳克哈哈一笑,一把将自己的鸡巴从郭芙的嘴里拔了出来。

    而本来吃着欧阳克巨大的鸡巴,被那粗硬的棒身塞满了嘴唇,正感恶心的郭芙,此时得到了解脱,一下子站起身来了。

    「哎呀……蓉妹妹,哥哥我还没找你,你倒是自己送上门来了啊!」眼见赤裸着身子的黄蓉,居然自己送上门来了,欧阳克眼中大热,迫不及待地扑上前来,将黄蓉一把抱住,大手直接抓捏在黄蓉那饱满的胸部上。

    「啊啊……你放开我,不要……你这个禽兽……啊啊……」黄蓉方才也是怒急攻心,看到自己的两个女儿,居然如此如妓院窑姐一样被男人玩弄,她的心里是非常的愤怒,一时之间什么也不管,竟然就直接冲上来了。

    可是,当此时,黄蓉自己被欧阳克再次抱住的时候,又被轻薄侵犯,黄蓉心里才明白,此时的自己如何有能力抗衡这个恶魔?可是此时她已经无能为力了,毕竟女诸葛在厉害,在实力不对等的情况下,又能有什么办法?!欧阳克将此时赤身裸体的黄蓉搂抱在怀中,左手捏揉着黄蓉的大奶子,右手对着黄蓉的大白屁股大展神威,细细玩弄,自己更是不住疯狂而火热地亲吻她的冰肌玉肤,边玩儿边笑道:「蓉妹妹,你的屁股这么大,奶子这么挺,肌肤这么嫩,我真是玩儿的很爽啊!来来来,今日当着你几个亲人的面,我们好好玩玩儿!」边说,欧阳克边将黄蓉压在了身下,肆无忌惮地玩弄起来。

    「啊啊……坏蛋……禽兽……你放开我……混蛋……救命……啊……靖哥哥救我……」此时武功被封,周身的力气只相当于普通女子的女诸葛黄蓉,被欧阳克压在身下肆意轻薄,她已经全然没有了所谓的女诸葛的睿智,因为在这样的情况下,女人都是一个样子的,除了呼救挣扎,却也是全无办法。

    「大……大哥……你……你放开我娘,别这样……求求你……」此时的郭芙在一旁看到母亲受辱,脸上羞红,身躯颤抖,眼中满满都是愤怒,可是因为摄于欧阳克的淫威,所以不敢有什么动作,可是郭襄的心里面虽然说对欧阳克已经无法在做什么抵抗了,因为她的肉体完全臣服,本身的意志也已经被削弱太多,根本做不了抵抗,可是看到自己母亲受辱,郭襄还是忍不住上前想要劝说两句。

    「怎么?襄儿?你希望我放过你娘?」听到郭襄对自己说这话,欧阳克双手抓捏玩弄黄蓉的丰乳的手掌微微一停,笑道。

    「是……是的,她是我娘……我娘……」郭襄虽是这么说,可是很明显底气不足,欧阳克狞笑了一声,却是一把分开了黄蓉的大白长腿,毫不客气地将巨大的肉棒狠狠地插入了黄蓉的小穴。

    「啊啊啊!坏蛋……你这个混蛋……我做鬼也不放过你!」本身已经完全无法阻止自己的肉体被欧阳克玩弄的黄蓉,因为没有内力,所以力气也就是一般女人的等级,此时被欧阳克强烈挑逗娃弄,由于欧阳克身具魔种之力,很容易地就在几下亲摸后瓦解了黄蓉那可怜的力气,所以在郭襄说话的时候,黄蓉已经几乎无力抵抗。

    地祉发布页可是黄蓉身子无力抵抗,嘴上还可以骂几句,当此时,欧阳克的鸡巴再一次无情地奸淫了她的私密小穴,还是在自己的丈夫、儿子、女儿、女婿面前被这样凌辱的时候,黄蓉心里凄苦,自然是要破口大骂。

    「你……你怎么能如此?!」郭襄眼见欧阳克不但不放过自己的母亲,反而还将那刚刚奸淫过自己的阳物,插入了自己母亲的小穴,这看的郭襄羞愤不已,可是此时她却只是光说不练,虽脸上愤怒,可是却没有任何阻止欧阳克的行为,而郭芙此时仿佛已经失去了灵魂一般,只是咬牙别过头,不看自己母亲受辱的可怕情景。

    而看到自己的岳母,妻子,母亲被欧阳克这厮奸淫,全无抵抗之力,耶律齐、郭靖和郭破虏均是感受不同,耶律齐虽然痛恨欧阳克奸污自己妻子,可是他内心深处却不如何为此事怨毒,郭芙脾气暴躁,为人愚钝,虽然成婚后收敛了不少性子,可是跟她在一起,耶律齐难免也要赔些小心,装装孙子。

    耶律齐之所以会娶郭芙,自然也是因为自己为蒙古灭族,而最好的栖身之所自然就是郭家,所以娶了郭芙,做了倒插门女婿,嘴上不说,心里却着实对郭家无甚好感,尤其是还要在战场上为了自己在郭家的利益,诛杀以前的同袍兄弟,耶律齐难免心中有愧,因此此时眼见黄蓉受辱,他也不觉得难过,反而还未看到这武林第一美女的美妙胴体,而内心心生情欲。

    和耶律齐不同,看到自己的妻子受辱,郭靖自然是十分痛苦,心里十分愤怒,只可惜此时穴道受制,周身内力又都已经尽数废掉了,便连一般学武之人尚且不如,此时要想挣脱束缚,更是绝无可能,连叫骂都不可为,只能咬牙切齿地看着妻子受辱。

    郭破虏却是完全被眼前这香艳的性爱大战所震撼住了,他今年不过才十六岁,更未娶妻,哪里见识过这等场面?一时之间看的欲火大起,心里全无愤怒之色,只是呆呆地看着裸露着身子的自己的母亲,两位姐姐的胸部,大腿,小穴,屁股等他以前从未见过的春色,尤其是自己母亲和大姐两位丰乳肥臀的熟女,更是让年轻力壮的郭破虏难以把持。

    要知道,如果一个情窦初开拥有一个美艳的母亲和姐姐,虽然说不会因此而干出什么乱伦之事,可终究夜半时分,也会发些春梦,尤其是郭破虏身子多像父亲,血气方刚,身强力壮,而且欧阳克嫌弃他武功低微,也懒得去吸他那点可怜的内力,因此除了被点穴外,身子丝毫无损,此时眼见香艳画面,还是自己身边最亲最爱的亲人被脱光了衣服,如三头大白羊一般被如此奸淫,一时之间看的难以把持,如果不是穴道受阻,怕是会把持不定,做出丑事儿来。

    此时的黄蓉被欧阳克的巨屌无情地奸淫着,她的武功已经完全被欧阳克封锁住了,此时被欧阳克压在身下,强行分开雪白的大腿,被那无情的鸡巴奸淫,她只不过微微挣扎了几下,就已经全无抵抗之力,只能任由欧阳克奸淫玩弄,而且还是当着自己的丈夫女儿儿子的面,心里自然是十分痛苦,于是破口大骂。

    欧阳克却是全然不管黄蓉和叫骂,此时他的肉棒再一次插入了这自己最迷恋的绝色佳人的肉穴,已经恢复到三十多岁的青春的黄蓉的肉穴很是紧凑,而她貌美如花,皮肤白皙,奶大臀肥,欧阳克爱不释手,此时边激动地在黄蓉的肉穴里抽插寻找刺激,边激动地抓捏玩弄黄蓉的丰乳等敏感部位,同时狂吻着黄蓉的娇嫩肌肤,其手法之中更用上了魔种之力。

    「啊啊……啊……啊啊……嗯……啊啊啊……啊啊……哎呀……啊啊……」黄蓉本来如此如此受辱,是很痛苦的,可是被欧阳克的魔种之力,外加巨屌强奸,不过一刻功夫便生出剧烈快感,那娇嫩粉红的肉穴不由自主地喷涌出羞人的淫水,只弄得黄蓉浑身敏感,酥麻炙热,一时之间意乱情迷,再也骂不出半句,反而是在欧阳克的奸淫带来的无比强烈的快感下,呻吟叫床。

    「不行了……呜呜呜……不行……我控制不住……我要叫……我不行啊……对不起,靖哥哥,我也是没办法……蓉儿真的受不了了……」被欧阳克的魔种刺激奸淫,最厉害的在于,虽然肉体已经陷入到无穷的快感,可是意识却是无比清醒,此刻的俏黄蓉深刻的可以明白,自己正在自己最爱的丈夫面前,被别的男人奸淫,她不应该屈服,应该抗争,可是她没办法,那种黄蓉在和欧阳克数十年后重逢之前,从未想过的强烈刺激,却让黄蓉的内心无法抵抗身体的刺激,她如果不叫,那种快感就会转变成无法发泄的炸药一般,似乎随时会把她炸碎,那种感觉生不如死,黄蓉无法之下,只能违心地在欧阳克的奸淫下呻吟出来。

    而黄蓉这般被奸淫下还叫床的样子,一下惊呆了郭芙、郭襄和郭靖三人,他们都万万想不到,黄蓉居然被别的男人强奸,会主动迎合叫床,尤其是郭靖三人,更不敢相信,黄蓉居然如此放荡!「想不到……想不到娘亲被……被这人玩弄,也和我们……我们是一般的……」此时的郭芙已经转过头来,和自己的妹妹郭襄,一起看到在欧阳克身下早已经放弃一切抵抗,反而是被欧阳克奸淫中还发出着诱人叫床声的母亲,均是脸上秀红,心里都是这么想的。

    她二女和欧阳克做爱也是如此,均是被其玩弄的尊严尽失,欲仙欲死,叫床之声之淫荡,比之妓院窑姐怕也好不到哪里去,本以为只是因为身子不争气,而此时眼见自己母亲也是如此,二女心里惊讶之余,也有几分减少了内心的惭愧之意,尤其是郭芙尤其如此。

    「哈哈哈哈……蓉妹妹,你看,你终于还是和我如此亲密了吧?」欧阳克此时压着黄蓉的身子,双手捏揉着黄蓉动人的大白兔,下身一边狠狠地冲刺一边笑道,「你看看,你叫的这么淫荡,是不是你已经彻底爱上我了,而不爱郭靖了?」「我才不会爱上你这个千刀万剐的恶贼!」黄蓉听到欧阳克这么说,心里立刻大声痛骂,可是随即那种无比强烈的快感,伴随着欧阳克在他身上快速地抽送,似乎已经控制住了这个完全在肉欲当中沉沦的绝代美妇的意识,令张开双腿,任由对方奸淫的这个丐帮女帮主无法控制自己的意识,竟然主动呻吟道:「啊啊啊……啊……是的……啊啊……我……我不爱郭靖了……啊……我爱你……啊……用力……啊……用力点……」当黄蓉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一旁的郭靖三人和郭芙、郭襄,都怎么也想不到,这个正被奸淫的有夫之妇,居然如此的不堪,此时在欧阳克的奸淫下,居然能叫出这种话来,简直难以相信。

    这其中,郭靖真是又惊又怒,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妻子,居然能说出这句话来,这真是让郭靖几乎要气晕过去。

    而此时的黄蓉心里当然也明白自己到底说出了多少无耻的言语,可是她无法拒绝,只能在心里痛苦地想道:「呜呜呜……对不起……靖哥哥,对不起……蓉儿不想说这种话的……可我也是没有办法,原谅我……呜呜呜……」「哈哈哈……蓉妹妹,你这样说,我真是开心死了,你叫克哥哥,克哥哥明白吗?!」当听到此时的黄蓉如此说的时候,欧阳克的心里更也是兴奋了十倍,他狠狠抓捏着黄蓉丰满的白嫩乳房,边顶边叫道。

    「啊!啊啊!是……是……克哥哥,克哥哥……啊啊……啊啊……哎呀……」完全被欧阳克奸淫的身体投降的黄蓉,自然是欧阳克说什么便是什么了,而她的克哥哥的叫喊,让欧阳克兴致更大,鸡巴抖动地更是厉害,大力地抽送中,直干的黄蓉呻吟连连,雪白丰盈的肉体在一阵剧烈的快感中欲仙欲死,二人的缠绵已经是如火如潮,激烈无比,黄蓉的肉体早已经在这样的极乐中,狂热地迎合欧阳克,雪白的屁股伴随腰肢扭摆,白嫩的大长腿更也是分而开来,夹着欧阳克的腰部,卖力地配合她。

    可以说,当一个人的快乐达到了超越一般的极限后,所谓的爱情,真的是渺小的可以,就如同吸毒的人,在毒品面前,什么爱恨情仇,都比不上那一点白白的粉末一个道理!地祉发布页可以说,和欧阳克的魔种之力性交,其快感绝对不亚于吸食最高级的海洛因所带来的快乐,黄蓉也未必是什么了不起的女子,如何抵抗得了这样的极限乐刺激?「啊啊啊啊……好棒……啊啊啊……克哥哥……用力……啊啊啊……要死了……啊啊……」黄蓉这个三十多岁的熟妇,被欧阳克的大肉鸡巴操的欲仙欲死,高潮这一刻已经狂暴地喷涌出来了,欧阳克的鸡巴抽插着,已感受到她阴户内的一阵痉挛,知道却是高潮而来,这个女人又一次被自己干到性高潮,欧阳克甚是兴奋,低头狂吻着黄蓉的小嘴儿,而黄蓉也是激动地搂抱着欧阳克,互相亲嘴缠绵,在激动地冲刺性爱中,欧阳克干的这个成熟美女高潮一浪高过一浪,同时欧阳克的肉棒在极乐刺激中,对着黄蓉的小穴射满了滚烫的精液。

    看到压着黄蓉的身子的大腿一阵抽搐,在场除了郭襄和郭破虏之外,剩下的两个都是过来人,当然看的出来欧阳克这样似乎是射精了,几个人的心里都是各有不同的感觉……「啊……襄儿,你过来……」当欧阳克将巨物抽出来的时候,已经欲仙欲死的黄蓉,无力而颤抖地瘫软在地上,而欧阳克却是嘿嘿笑了笑,抖了抖鸡巴,对着一旁的郭襄招了招手。

    「恩……哦……」郭襄刚才呆愣在一旁,看了半天的活春宫,此时听到欧阳克召唤,竟然毫不抵抗地走了过去。

    「你……你要对襄儿做什么?你……你住手……」此时已经高潮之后的黄蓉,终于是心神重新控制了肉体,看到自己赤裸的小女儿走到了这个禽兽的身边,黄蓉大震,待要起来阻止,可是刚刚强烈高潮的黄蓉,周身已经无一丝力气,又有什么能力能够起来阻止欧阳克?而郭襄本身已经中了欧阳克的魔种之力,而她又是天真无邪,最易动情的女子,此时看了半天的活春宫,体内情欲又已经大盛,真恨不得立刻和欧阳克亲热才好,所以在欧阳克的召唤下,竟然十分顺从地走过来了。

    黄蓉有心想要阻止,可是无能为力,而郭芙更是早已经彻底被欧阳克整怕了,哪里敢动分毫?欧阳克淫笑着把娇嫩的小美人儿郭襄搂在怀里,却不急着和她共行云雨,而是左手搂着郭襄的纤腰,抚摸她的翘臀,右手捏玩儿着她动人的娇嫩乳鸽,笑道:「妹子,你这胸部不大啊,跟你姐姐母亲差的很远,可是这小白屁股还不错,肉还不少……说实在的,你这个年龄,和你母亲年少倒是真有六七分相似,看到你,我仿佛就是看到了当年的蓉妹妹……蓉妹妹,你说是不是?!」欧阳克说到这里,看着一旁的黄蓉笑道。

    「你……你这个恶贼,你不得好死……不得好死……」黄蓉试了好些时刻,都无法将自己的身子抬起来,知道无法再阻止眼前的这个男人侵犯自己的小女儿,只能是气愤地破口大骂。

    欧阳克自然不会管黄蓉,而郭襄则是听了欧阳克的话,有些不解地低声道:「你……你和我娘年轻时候就认识?可是……可是你……」她虽然没明说,可是欧阳克也是明白的,郭襄的意思就是,你看起来才二三十岁年纪,如何能和自己娘亲年轻时候认识?可是,欧阳克没有兴趣,也没有办法跟郭襄解释这个事情,而郭襄很快也没有办法在询问此事了,因为此时的他已经再度对郭襄娇嫩的少女肉体展开了强烈地攻势,郭襄这小娇娥可要比黄蓉容易对付得多,娇嫩的肉体不过被亲摸几下,便又再度陷入情欲奔放中。

    「啊啊……啊……哥哥……别……不要……大哥哥……我……我好难受……啊啊……你……你快救我……啊……」那等饥渴的欲望,便是黄蓉这等侠女都是抵挡不住的,更何况区区郭襄?片刻之后,欧阳克拿捏戏耍这小女孩儿,便让她无法控制地呻吟求欢。

    其实,在玩弄了郭芙和黄蓉这等貌美如花的绝色艳妇之后,欧阳克对郭襄这小豆芽菜的兴趣并不是那么大,可是美人求欢,欧阳克最喜欢就是满足美人的需求了。

    「哦?你要我救你?我怎么救你?」欧阳克的大鸡巴此时轻轻摩擦着郭襄诱人的小粉穴,欧阳克的右手还同时抚弄着郭襄稀疏的阴毛,哈哈笑道。

    「你……你这个坏哥哥……你……你明白的……就是你……你……你那个……插进人家的下面……啊啊……不行了……越来越痒了……啊啊……我不行了……哎呀……」郭襄扭摆着洁白的腰肢,发浪地求欢,一旦情欲被挑起来,她根本熬不住。

    欧阳克听了这话之后,笑道:「既然如此,朕知道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欧阳克一下子躺在了地上,指着自己依然挺翘的大肉棒笑道,「襄儿,好妹子,我刚刚累了,不想动,你自己骑到我的身上来,把这个插入你下面,一样可以解决……」「欧……欧阳克,你简直不是人!芙儿,你快阻止襄儿!」黄蓉怎么也想不到,欧阳克居然如此混蛋,奸污了自己和两个女儿还不够,居然还要自己的女儿做那羞人的主动姿势,这简直是禽兽无比!而黄蓉此时的力气虽然有些恢复,但是却没有力气坐起身来,更别提阻止欧阳克的兽行了。

    至于想要郭芙去救过郭襄,此时的郭芙虽说内心不忍受辱,可是却无论如何不敢再上前,生怕欧阳克再给她种个什么生死符。

    「我……我知道了……啊……我来了……」这十六岁的小女孩儿,此时小穴骚的厉害,周身也是酥麻奇痒,也顾不得这其他许多了,直接挺着雪白的小雪臀,跨坐在了欧阳克的肉体上。

    地祉发布页她虽然从未玩儿过什么观音坐莲的姿势,可是她本就是个绝顶聪明的女人,此时似乎无师自通一般,急切地将调整好了姿势,然后有些生涩而慌张地将那根粗大肉棒的大龟头顶在自己早已经湿漉漉的肉穴上,一咬牙之下,便迫不及待地跨坐下去。

    「啊啊啊……好棒……啊……好舒服……啊……快活死了……啊啊……好好……我要死了……」当那根大肉棒伴随着郭襄诱人的雪白臀部坐下之后,顶入她娇嫩的肉穴中的时候,此时的郭襄再一次从肉欲的折磨中,进入到了极乐的享受,她虽然才是刚经人事,可是这种事情本身就是一回生二回熟,而此时她体内情欲大生,在欧阳克身上坐莲而巨屌入体,她自然下意识地抖动着自己浑圆的臀部,雪白的胴体上下起伏,边动边呻吟。

    欧阳克此时眼见这十多岁的小姑娘给自己表演观音坐莲,心里大乐,郭襄和郭芙和黄蓉不同,她刚刚才处女破身,肉穴之紧凑绝非黄蓉和郭芙可比,此番和欧阳克这番缠绵,真是别有乐趣,欧阳克淫笑着抚弄着郭襄的娇嫩臀部和迷人的小乳鸽,笑道:「哈哈哈……襄儿,你这招观音坐莲,当真玄妙,只是这胸部和屁股小了点,不过没关系,你才十六岁,日后还能长,跟着朕,朕将来慢慢给你揉大……」「啊啊……好……啊啊……好哥哥……谢谢你……啊……好舒服……啊啊……哎呀……」郭襄此时还不是那个纵横天下无人可惹的峨眉派大宗师,只是一个十六岁不到的情窦初开的少女,而此时在欧阳克身上,品尝到了作为女人的最大的快乐,她完全不像是自己的母亲和姐姐那样有抵触情绪。

    要知道,这小东邪本身就是邪的,她在年轻的时候太容易被人引导,因为邪,而且出生武林世家,缺少教育,甚至连什么是见色起意都不知道,所以缺少贞操节烈的意识,被欧阳克所奸之后,虽然羞耻,但也不觉得多难过,更不觉得母亲和姐姐和欧阳克这么做是多么罪恶的事情,反而觉得这种事情非常舒服,此时真的放开了,刺激了,自更是越来越不堪。

    此时郭襄来个观音坐莲,逐渐入了状态,而郭芙和黄蓉看到郭襄如此主动,一个十六岁的小姑娘,居然如此主动地迎合男子,娇喘呻吟,更十分狂热地扭摆臀部,就如同一个妓院窑姐一样,黄蓉和郭芙完全想不到,一向天真的妹妹居然如此淫乱……但其实,天真无邪的女子最容易淫乱,尤其是郭襄这种在男女贞节方面从来一无所知的女子,既然不知道贞节有多重要,那一旦尝到欢爱的甜头,又如何可以抵抗呢?就比如说,你现在跟郭襄说被男人奸污是部队的,她反而问你,明明我这么舒服,为什么不对?旁人若要解释,却也是难上加难,因为女子的贞操观念是从小灌输洗脑才能在长大后根深蒂固,你忽然就在长大后突击灌输,那定然无用,就比如你对阿青那样的山野女子,忽然说什么必须忠于皇帝,君王,她会听得进去才怪!而就在郭襄和欧阳克这般激情交缠的时候,忽然,赤身裸体的郭芙一下爬起身来,然后四肢着地,翘着大白屁股,像是一条母狗一样地爬到了自己赤身裸体的身边。

    「啊?芙儿,你要干什么?!」郭芙的这种行为,郭靖三人和黄蓉均是大为吃惊,不知道郭芙想要干什么,都很吃惊,而郭襄则是沉迷在肉欲之中,倒是没注意到姐姐的异常,而郭靖三人无法说话,也就罢了,可是黄蓉却可以。

    郭芙此时脸上带着惊怒羞愤之色,可是却是没发一言,而是直接爬到了自己母亲的大腿前,一把将黄蓉雪白的大腿分开,登时露出了中间那抹乌黑阴毛下的粉红。

    「啊?!芙儿,你……你做什么?!」此时的郭芙这么做,自然是让黄蓉大为震惊,惊叫出来,可是她此时的力气刚刚恢复一些,浑身依然疲软不堪,就是想要把大腿闭上,也是不能,直接被郭芙将大腿给掰开了。

    接着,郭芙竟让将自己的头埋在了那从前将自己生育出来的肉洞前,伸出舌头,舔起了上面的肉穴。

    女儿居然舔母亲的下身!这种诡异而淫乱的场面,郭靖三人均是首次而见,也是呆住了。

    其实,郭芙何尝愿意干这种羞辱事情,只是刚刚的时候,欧阳克忽然用传音入秘之术,告诉郭芙,让她像母狗一样地爬到自己光着身子的母亲黄蓉身边,掰开她的大腿舔她的阴户,若是不顺从,顷刻之间,就给她中上七八片生死符。

    这话吓得郭芙浑身发抖,赶紧不敢迟疑地顺从了,爬到了母亲的身边,做那羞人之事。

    其实,郭芙这个女人和鹿鼎记里的方怡比较相似,虽然看起来比较硬气,但是她第一没有自杀的勇气,第二只要真正让她真正感觉到害怕,她就会彻底抛弃一切的骨气和尊严,成为一条温驯的母狗!因为郭芙所谓的心高气傲是建立在她高贵家庭的优越感,她爹娘的权势,而只要把她的衣服剥光,把她高贵家族的优越感彻底击碎,打垮她认为无所不能的爹娘,再让她明白什么叫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她的心就会彻底崩溃!如花铁干的蜕变一般。

    而现在,欧阳克已经成功了!「啊啊……啊啊……芙儿……啊啊……你干什么……啊……不要……啊啊啊……你别……我是你娘……啊啊……我是你娘啊……啊啊……」黄蓉的骚屄被自己的女儿舔舐,此时的她根本无法抵抗,心里羞耻无比,同时惊骇至极,立刻尖声大叫,而郭芙完全不理会黄蓉,而是趴在母亲的下身,用舌头舔着母亲的私密之处,虽然说郭芙是个爱洁的女人,可是现在为了不挨生死符,即便心里厌恶干这种事情,却也已经没有其他办法了。

    地祉发布页好在这个嫩屄还是自己亲生母亲的,郭芙舔起来还觉得不是那么恶心。

    而这个时候的黄蓉,才不过被舔了几下,那下身的嫩穴儿却又一次酥麻起来,而周身的难受之感居然再次汹涌而起,而这种刺激在复苏的同时,黄蓉的力气以很快的速度恢复,可是那种难受的欲望再一次膨胀,就如同发了毒瘾一样,别说阻挡郭芙,此时的黄蓉就是想要迎合,都要卖力尽力一样。

    要知道,黄蓉、郭芙这对母女和欧阳克已经有合体之缘,被内射精液,同时其体内已经有了欧阳克魔种之力的子孙,此时欧阳克只需催动体内的魔种之力,这两个女人纠缠在一起,体内的魔种碎片互相发出气息干扰,这两个女人的肉体敏感度瞬间暴增十倍,黄蓉被郭芙舔着下身的私密部位,自然动情,郭芙本身也在舔那生出她的小穴时候,下身居然也莫名其妙地开始骚闷,流水,肉体也热起来了。

    此时的黄蓉情欲又生,力气恢复后,她因为肉体难受,下身骚屄被舔,好歹也舒服点,立刻又没底线地缴械投降,竟然主动张开雪白的大腿,让自己的亲生女儿任意舔自己生出她这个人的肉穴,而她被舔的下身刺激,自然是又是不堪地浪叫呻吟了……这对母女就这样将雪白的肉体互相缠绵在一起,而过了大概半刻钟,忽然,欧阳克的身子出现在了郭芙挺翘着的大白屁股的身后,淫笑着捧着郭芙雪白的臀部,哈哈一笑,说道:「来个血肉交叠!」说着,将巨大的肉棒狠狠地插入到了郭芙的体内。

    原来,此时的郭襄已经不堪征战,在欧阳克身上一阵坐莲之后就已经达到了极乐高潮,可爱的小身子的力气似乎被抽空了一般。

    而欧阳克却还没有尽兴,推开了疲软的小妹妹之后,看到挺翘着大屁股的舔自己亲生母亲的小穴的郭芙的时候,欧阳克嘿嘿笑着,如饿狼一样地扑了过去。

    「啊啊……啊……羞死人了……这样不行……啊……哎呀……啊啊……」郭芙本来正在舔舐自己母亲的小穴,忽然就被欧阳克来了个老汉推车,这一下惊讶无比,而同时被大鸡巴抽插的剧烈快感猛然传来,搞得郭芙一阵强烈的舒爽猛然传来,此时就如同箭在弦上的烈火,如何还能给自己的母亲舔屄?「啊……啊啊……芙儿……不要……不要停……啊……啊啊……救命……啊……我要死了……啊……来人……啊啊……」而黄蓉此时忽然没了郭芙的舔舐,登时周身的酥麻刺激化作无穷的难以想象的生理痛苦,类似于毒瘾发作的强大,可又不是那种生理上的厌恶恶心,而是肉体似火一般的奇痒闷骚,似乎随时周身都会被无数无形的火气炸成碎片,黄蓉从来也想不到,她的女性生理欲望再发作的时候,会有如此恐怖的感觉。

    而欧阳克似乎全然不管黄蓉了,而是抱着郭芙的大白屁股,以后入的姿势狠狠地蹂躏着这个迷人的大母狗,还边干边笑道:「哈哈哈……怎么样啊?郭芙,你这个烂货,你说,你是不是一条淫乱不堪的骚母狗?!」「啊啊……啊……是是……我是一条淫贱的母狗……啊啊……好舒服……顶我……用力……」郭芙早已经心理崩溃,完全顺从欧阳克了,而在极乐的快感之下,她本人完全顺从欧阳克的话跟着说下去,可以说在极乐的刺激下,即便她的内心还能判断是非善恶,肉体的意识早已经无法感觉自己说的话到底是对是错了!而此时的黄蓉,却忽然一下子爬起身来,扑到了自己瘫软在地上的小女儿身边,喘息着说道:「来,襄儿,跟……跟娘起来……啊……起来,我们……你帮帮娘……」本来郭襄在刚刚的高潮之后,已经和刚才的母亲一样,没有力气了,可是被自己的母亲触碰到后,母女体内的魔气发生共鸣,郭襄立刻有了力气。

    「娘……你……你干什么……这……这……」郭襄还不明白自己母亲到底要干什么,可是还是顺从地被自己的母亲给扶起来。

    黄蓉急促地拉着郭襄,来到了翘着屁股,正被欧阳克干的爽的女儿的身边,,这个刚才还在破口大骂欧阳克的丐帮女帮主,居然此时也是像一条洁白的母狗一样,跪趴在女儿身边,并排翘起浑圆的大屁股,嗔道:「啊……啊啊……欧阳哥哥……快……快……欧阳哥哥……人家也成了一条淫贱的母狗,你快插人家的屁股……」同时,黄蓉又对着自己的小女儿叫道:「襄儿……啊……听娘的话,也翘起你的屁股……啊……快点……听娘的话……」「哦……好……娘亲,人家知道了……」郭襄这辈子最听自己父母的话,而且同时,她自己也已经在这种没羞没臊的肉欲中习惯了,所以在母亲的召唤下,竟然主动地凑到了自己的母亲身边,也学着自己的母亲,像是一条小母狗一样,四肢着地,翘着雪白的臀部等着被欧阳克这位当朝天子临幸!看到黄蓉居然也变得如此的淫荡,郭靖三人虽然有一些更大的心理变化,但都已经没什么感觉了,因为看了这么半天的活春宫,恐怕在惊怒的人也都那样麻木了,就连郭破虏都感觉有些视觉疲劳……而当然了,这一切都是欧阳克的计算当中,黄蓉之所以忽然这么主动地扮母狗,自然是因为欧阳克边爆她女儿的大白屁股的时候,边用传音入秘告诉黄蓉,让她这么做。

    当黄蓉的肉体再次被巨大的欲望所迷惑的时候,她的内心又无法控制身体了,为了缓解身体的痛苦,黄蓉的肉体毫不犹豫地背叛了心灵,把自己的女儿也给出卖了。

    而其实,此时经历了这些事情,尤其是肉体的痛苦之后,黄蓉的心灵其实都已经缴械投降了,可以说是心若死灰,行尸走肉,再也没有丝毫反抗的余地了,眼前的一幕是香艳的,黄蓉,郭芙,郭襄,三个加起来年龄也有一百岁的母女三人,其实做祖孙都可以的一家三口,都是皮肤白皙,貌美如花,就这样并排地像是母狗一样地翘着大白屁股,在自己丈夫、儿子、弟弟、女婿这几种复杂的身份当中,毫无尊严地任由另一个男人奸淫玩弄。

    欧阳克简直乐疯了,这样的艳福,就是当年自己也不曾享受过,他并排着轮番奸淫这三个女人,边干还不停地评头论足:「啊……啊……你们这三个女人……蓉妹妹的屁股可真是最大的……哈哈哈……芙儿你这条贱母狗比较胖……啊……屁股上肉真多……丰腴……哎呀呀……小郭襄的身子骨弱啊,屁股也小,摸起来比你姐姐和母亲差远了,不过你放心,以后朕把你封为妃子,夜夜临幸,保证把你的屁股操的又圆又大……」再这样的激情大战中,黄蓉、郭芙和郭襄都真的彻底臣服了,随着和欧阳克越战越久,郭芙三女的欲望也越来越大,所得到的快感也越来越强,此时被干着屁股,母女三人轮番受辱,她们本身却是如登极乐,快慰不已,欧阳克的侮辱之词也毫不在意,反而是在欧阳克的奸淫下,母女三人都不住发出浪妇一般的叫床声,真他娘的刺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