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一版主网 > 精品其他 > 小城习俗 > 小城习俗(12-14)
    作者:issithlord字数:9133第十二章我隔天一到办公室就立刻写了电邮件给纳尼亚,说我想要见她。

    然后我整个早上等有机会跟米琪单独谈话。

    可是到了下午三点多了纳尼亚还是没有回我的电邮件,而米琪也一直没有单独过.我终於有机会和米琪谈话时,她却对我说:「这样不太好吧?我不想让你犯了规矩而惹祸上身。

    我们还是等到明年吧?」虽然我知道她这么说是为了我好,可是我发觉她对我的兴趣好像已经快没了。

    我非常明白即使过了今年,我也不再会有机会与她做爱。

    我很后悔我当初没有立刻答应她。

    我到快要下班时才收到纳尼亚的回信。

    她只写着:「如果你想要见我,你需要做些让我有兴趣的事。

    」在电邮件里当然不可以写更详细的话,可是我明白她要什么.我需要与贝丝在习俗小屋里做一些让纳尼亚兴奋的事。

    我这时更恨自己为什么当时拒绝她。

    在回家的路程中,我反省着自己过去的选择。

    要不是当初我为了缇丝的未来着想,为了做个好父亲,我已经与她,与纳尼亚和米琪都做过爱了。

    我感觉我真的很笨。

    我有这么好的运气,我却浪费了它。

    我回到家时也感觉到我之前做的决定是最差的。

    我虽然知道我已经很好运了,可是每次我想到我这个时候本来可以当个与五个美丽性感女人做过爱的男人,我就憎恨自己。

    地祉发布页缇丝看到我生气的样子,问我道:「怎么了?」「没,没事……」「我们就是这样才会三个月不跟对方讲话的,」她说道。

    我无可奈何地说道:「我……我在工作上……有些不满.」「老闆又在找你对姐姐做些更色的事?」我想隐瞒事实,可是我知道我不该说谎.所以我只有摇头.缇丝拍了她的胸部也吐了一口气才说道:「我还以为姐姐又要为我们家牺牲自己。

    」我还是没有说什么.她却问道:「那你是为了什么不满?」我一时有想要直接说出实话的感觉,可是我怎么对她说我是为了我浪费了跟她和其他两个女人做爱的机会而生气?我想了一会儿才说道:「老闆对我的成绩不满意……」照理说,我没有说谎.「你不同意她的看法?」「对啊,」我说道,「她根本就是在说我被选上的人就要有更佳的成绩。

    」「她怎么可以拿被选上跟工作成绩相比?」我被她这么说,我的脸色和动作一定露出了马脚,因为她立刻问道:「看你的样子,她不是在比被选上跟工作成绩吧?」我对她苦笑着摇头.「那她到底为什么对你不满?」她追问道。

    「她……她觉得我跟贝丝做的不够火辣……」「你不是说她没有要求你做更多吗?」「她没有……」「那有什么问题?」她两眼瞪着我问道。

    我真的不知道如何回答她。

    可是事到如今我觉得我有的任何机会跟这三位美女做爱都已经没有了,所以我说道:「她说……如果我要跟她做爱……我需要在习俗小屋里做的让她对我有欲望,她才会跟我做爱……」缇丝对我所说的话颤抖着。

    可是她没有逃走,她却问道:「你会牺牲自己的女儿……来来……来……?」「我没有做任何事!」我无法控制自己地说道。

    「我三个月前早就有机会跟她,跟其他女人做爱!可是为了你……我什么都没做!」「为了我?!」「对……」我说道。

    「你给我口交是我犯了习俗的规矩的的惩罚……」缇丝以个不相信我的眼神看着我。

    她说道:「虽然我之后知道给你口交是做错了事,可是当时我是自愿的,怎么可能是惩罚?」「我本来也不相信,」我说道,「可是我没有再犯规以后我们之间就没有其他的乱伦之事,证明了我们之间的性事就是我的惩罚!」缇丝想了一会儿才问道:「你做错的事是跟妈妈和姐姐以外的人做爱?」我摇着头回答道:「她只给我口交……」「所以你觉得你的惩罚……也是口交?」她说道。

    「我给你的口交……」地祉发布页我点了点头.「你真的觉得它是惩罚吗?」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我看的出她自己也不知道她要怎么想这件事。

    我过了一会才说道:「对一个平常的父亲……它是个处罚……我已经不是个平常父亲时,还以为它是个惩罚……三个月后,我才发觉它是最好的礼物……」缇丝瞇着眼睛说道:「所以你想要跟你老闆做爱,再次被惩罚?」我低着头没有回答她。

    可是我想她猜得到我的答案。

    我们之中沉默着一段时间后她才走开说道:「你可以跟一千个,一万个女人做爱,我也永远不会跟你再有任何性关系!」就这样,三个之前想要与我做爱的美女,全部都不要我了。

    第十三章被缇丝拒绝后,我发觉贝丝和玛丽也都不对劲。

    整个礼拜,贝丝和我只有在习俗小屋里做爱,剩下的时间,她都说她很忙或她很累。

    玛丽也利用身体虚弱当不想跟我做爱的原因。

    我不知道我到底是做错了什么。

    我只知道我需要改变事情发展的方向。

    再过了一个礼拜,我跟贝丝在习俗小屋做完了不是很理想的爱后,她睡着了,而我只躺在她身边想着我该做甚么才能从这个情况逃离。

    我还没有想到什么好的主意,我的阴茎就又勃起了。

    我转身向睡的很熟的女儿,看着她美丽的脸,让我一心只想再与她做爱。

    可是我知道从之前的性爱,她很有可能有藉口拒绝我。

    但是我无法抗拒她的魅力,所以我不再去想她有可能拒绝我的看法,而吻了她的柔软的小嘴。

    以我现在的坏运,贝丝当然被我亲一下就醒来了。

    她大睁双眼瞪着我,让我觉得她好像不太想再跟我做爱的样子。

    我只觉得不好意思,所以我只对了她苦笑,然后转身过去。

    「爸爸?」贝丝突然说道。

    「什么事?」「我们到底怎么了?」她又问道。

    「我们怎么了?」我不太懂她的意思。

    「做爱因该是很享受的事,为什么我们会变成这样?」「因为我们一开始就不因该做爱的……」「可是我们有乱伦是事实。

    我们之前也喜欢与对方做爱。

    我们既然都是爱人了,我们为什么需要回避我们在习俗小屋里的性爱?为什么我们不能在这里勇敢的做我们想要做的事?而需要在家里躲着做?」我听的出贝丝比较喜欢在习俗小屋做爱的感觉。

    我也听的出她觉得我们没有需要检体自己在小屋里的行为。

    我知道她之所以会这段时间对做爱没有兴趣也是因为她心里不高兴。

    我自己也没多久之前想再次跟她做爱,想放弃这个在习俗小屋里只做一次爱的约定。

    我再次转过身,看了她现在露出的乳房一会,才望进她眼里说道:「那你愿不愿意今晚再跟爸爸做爱?」「我愿意,」她回答道。

    「可是我想要换个口味……」我知道我们什么做爱的方式都试过了,所以我吞了一口口水,问道:「你的意思是……?」「我们来肛交吧?」她完全没有怠慢地回答道。

    地祉发布页我其实不对她的要求肛交惊讶。

    可是我却没想到她会想要在习俗小屋里经验她第一次肛交,让整个城市看她被我干肛门。

    我的脑袋知道我们不应该这么做,但是我欲望这时已经非常的高,而且经过这一段时间的不满足,我立刻点头:「好……好啊……」听到我的同意,贝丝立刻转过身去,把她的脸埋进枕头,屁股抬高,等待我进入她的肛门。

    我也立刻爬起来,抚摸她的屁股,把阴茎摆在她的肛门口。

    我这时才记得我自己也没有任何肛交经验,所以我紧张的无法一下子就进入她的肛门,我问道:「我能不能先操你的小穴一下?让我稳定自己后再开始肛交?」贝丝回答道:「好……你要操哪里都可以,只要快点操我就是了!」听到这样,我立刻进入了她的小穴。

    虽然我们不久之前才做了爱,可是我进入她的那一刻却让我觉得是很久没有感觉到的爆炸性的快感。

    听到贝丝的大声呻吟,很明显她也感觉到这次做爱的不同。

    我抽插了她几分钟后她就大声的高潮。

    但是她却没有变得懒散,而却变得积极地说道:「快,快干我屁眼!」被她这么说,我豪无犹豫地把阴茎拔出来,然后往上移动,狠狠地推进入她的肛门。

    我和她都大声地呻吟出声。

    虽然一开始很不容易进去,我感觉到她紧紧的肛门把我的阴茎吸入越来越深,让我一时以为我会拔不出阴茎。

    可是当然我整根阴茎都在女儿的肛门里面后我就进不再更深。

    我还以为我们好像是第一次做爱的样子,我们两个人动都不动,僵在这个样子不知道多久。

    我想不到我不只会跟女儿有乱伦,我还会跟她有肛交。

    而且还在整个城市都看的到的地方与她有我们第一次肛交。

    我想到这里,我才记得我需要抽插她。

    我不能让女儿浪费了她第一次的肛交。

    我也不能浪费自己的第一次肛交。

    我把阴茎慢慢地拔了到了龟头还在她的屁眼里,才再次又慢慢地把阴茎完全沉没入她。

    贝丝也以慢长的呻吟回应我在她肛门里的动作。

    我就这样抽插了她几次才决定女儿应该没有事而开始加快速度。

    女儿的回应让我越来越兴奋,也越操越快。

    但是因为我没有这样感觉过,我很快就觉得想要射精。

    我一直忍耐着,可是一旦贝丝高潮后,没多久后我也射精进入她。

    我这时又发现自己的人性,快快地从她的屁眼里拔了阴茎出来,希望我没有弄伤了她。

    我却看到她的屁眼变成了了一个大洞的样子,看的到她肛门里面的样子,而且也看见了我精子在里面。

    她动了动她的屁眼,好像是想关闭它的样子。

    我也听到了她好像不知道要如何感觉的呻吟,让我为女儿感到心痛。

    我一时觉得我又做出了天大的错事。

    但是她却说:「爸爸……好……好棒啊……」那个晚上我们又做了三次爱。

    虽然我们没有再次有肛交,可是我却觉得因为肛交,因为在习俗小屋里做了比一次多的爱,让我们之间的性爱又回到了非常激烈的情况。

    而且整件事的发展不只对我和女儿之间性爱有影响,我一回到家玛丽也立刻跳到我身上,缠着我不放,要我立刻与她做爱。

    我不知道她又没有也想要肛交,可是她不问,我也不希望在一天内肛交两次。

    肛交虽然很享受,可是看到女儿的被我干出来的大洞,让我觉得我该慢慢地学习肛交的方式。

    我和贝丝和玛丽有了一段时间没有过的三p,让我觉得好像一切的事都好起来了。

    那晚她们两人都睡着了后,可能是因为太过於激烈做爱,我肚子非常饿。

    我进入了厨房找东西吃时,碰见了缇丝。

    虽然我跟她母亲和姐姐恢复了性爱的欲望,可是我和她之间还是非常的不舒服。

    「嗨」「嗨」她回答道。

    我们沉默了一下,她才问道:「很累吧?」「有……有点累……」我其实累死了。

    「那么你该早点去休息……」她说完转身离开。

    我不想就这样让她离开,所以我说道:「不是我要求肛交的……」地祉发布页她没有转头或转身,她只回答道:「我知道……我没有怪你……」然后继续离开厨房。

    第十四章我走进了公司时,每个同事都望着我指指点点的像我是个奇异动物的样子。

    我知道他们为什么会这样对我,因为我和贝丝在习俗小屋里有了肛交,所谓的多余性爱。

    可是我却一点都不在乎。

    像贝丝所说的,反正都已经有了乱伦,肛交只是不一样的性爱而已。

    而且有了多余的性爱让我和贝丝和玛丽的关系恢复到几个月前的激烈。

    我一坐在我的桌前,米琪就出现在我桌边把一个纸袋子放在桌上说道:「我给你买了早餐,希望你会喜欢。

    」然后她就溜走了。

    这是我认识她以来她第一次给了我任何东西。

    即使她之前对我有暧昧,她也没有这么直接来我的办公桌送我早餐。

    我唯一有的想法就是她被我这个礼拜在习俗小屋做的事影响到再次对我好。

    我当然对她对待我的改变很高兴。

    我知道这次如果她再想要跟我有性关系,我一定不能错过。

    我登录我的电脑后,我看到纳尼亚一早已经寄了我三封电子邮件。

    我高兴地把它们打开。

    第一封说道要我上班第一件是是去找她。

    第二封问我为什么还没有去她的办公室。

    第三封说如果我再不找她,她威胁要开除我。

    所以我立刻离开我的办公桌,跑向电梯去。

    但是我不是害怕她会开除我才赶去找她,我会跑去是因为我知道我会有机会跟老闆做爱。

    我到了纳尼亚的办公室时,她只有穿着黑色蕾丝完全覆盖饰的胸罩和比基尼款三角裤。

    虽然她的乳房大部份被隐藏着,可是中间却露出了很养眼的杏色乳沟。

    她平坦的小腹和小蛮腰转变成妖娆的臀部,而再次转变成修长的美腿。

    虽然我时常跟两个美丽的女人做爱,可是我看到她这个样子,我不禁吞了吞口水。

    她挥手示意要我接近她。

    我照了她的意思前走了几步。

    我们之间只有几公尺的距离时,她问我:「你知道我找你来的意思吧?」我点了点头因为我无法想出任何其他的原因她会叫我来她的办公室,而且只穿着内衣裤。

    她继续问我:「那你会拒绝我这次的要求吗?」我摇了摇头,而且自动再移前一步,把双手轻轻的摆在她的腰上。

    触摸着她的皮肤,我发觉她的皮肤保养的很好,感觉很滑嫩。

    她对我艳魅地微笑了一下,然后把她的双手臂绕过我的颈子然后把双手都停留在我的脑后。

    我望进她诱惑的大眼睛,然后再望着她动人的嘴唇,我主动地往前,轻吻了她。

    她当然没有躲避我的吻,而热情地回吻了我。

    我虽然几个月前就决定如果再次有机会跟老闆做爱,我一定全力应付,可是就在这时候,我不禁想起我这么做的后果。

    纳尼亚一定是感觉到我的想法问我道:「怎么了?」「没,没什么。

    我只是怕我会做的不好……」我说谎道。

    纳尼亚嘻笑道:「是吗?你跟自己女儿肛交也能给她高潮,我想你的能力一定不差。

    」「可是每个人的感觉都不一样吧?我老婆之前也不是对我们之间的性爱感觉到很舒服……」我说到这里才发觉我说的太多了。

    纳尼亚是个聪明的女人,所以她听到我的破绽问道:「你是说你和你老婆的性爱本来在你干你女儿之前不是很理想?可是现在好多了?」我是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但是面对自己的老闆,我无法不回答:「对……」「那你不需要烦恼你会做的不好,」纳尼亚说道,「就是因为你干了女儿,我才这么有兴趣要你干我!」地祉发布页我虽然早就知道这是纳尼亚的动机,可是我还是不太懂为何她和玛丽都对干了女儿的我这么有兴趣。

    米琪的原因我懂,她自己有过乱伦,可是平常人不是都对乱伦忌讳吗?但是这不是时候想原因的时候。

    我需要不把这个机会干纳尼亚搞砸了。

    所以我一手抓住她的臀部,再次扑过去吻她,让我们再次进入热吻。

    我的另一只手也抓住了她的臀部,然后往上慢慢地移动,直到我触摸了她奶罩边缘的蕾丝。

    我的另一只手往她的背后升上,解开了她的奶罩。

    在她胸前的手拉开已经松解的奶罩,像个瀑布样释放出她丰满的乳房。

    她的双乳比贝丝和玛丽的大至少一杯。

    我虽然喜欢大的乳房,可是我却以为这么大的乳房都会下垂,但是纳尼亚的双乳却是非常挺,非常有弹性。

    我当然立刻一手抓住她一颗乳房,它非常的重,怪不得她需要穿完全覆盖饰的胸罩,因为它们一定很难承担。

    在它的重量下,却是非常的柔软舒服,让我想把头埋在它们中间。

    纳尼亚好像很清楚我的想法,她把我的头往她胸前按下,而我整个脸就靠在她的双乳之中。

    它们在我脸上的感觉好像是个温暖,柔软又滑润的枕头。

    我虽然欲望很高,想要立刻进入她,可是我却想要好好地玩弄她的乳房。

    我亲了她乳房,也舔了她的乳头,让她的双乳都被我的唾液沾上了。

    纳尼亚被我这样玩弄,她轻声的呻吟,也往我头顶到处吻。

    然后她也伸手把我的裤子脱了掉,把我已经完全变大的阴茎抓住,接下来开始上下移动它。

    她内行的动作让我记起她之前给我口交,记起她与我女儿和老婆不同的地方。

    虽然她们都是美女,可是纳尼亚却像是有很多性经验。

    我是女儿和老婆唯一的性对象,我觉得我可能是纳尼亚的第五或六个性对象。

    我虽然迷上了她的双乳,但是纳尼亚的欲望好像比我更高,她让我彻底玩弄过她的双乳后就问道:「你还不想干我吗?」因为她乳房的美妙,加上她精巧的手技术,所以被她这么一说,我才觉得我快要射精了。

    我知道如果我不开始跟她做爱而且射了精,她可能会失去她的欲望,所以我把她从屁股下把她抱起来,抬她过去沙发,然后把她横放在它上面。

    我扑上她身体,狂吻了她的颈子,也同时用只手捉捏她的乳房。

    她边呻吟着边把我的上衣脱掉。

    我再次把她一个乳头含在嘴里,而把手从她的乳房移到她的阴部,透过她的三角裤抚摸她。

    她好像被摸到了最敏感的地方,大声呻吟起来。

    我被她的叫声勾引着,无法自拔地竟然把她的三角裤给用力从阴部地带拉坏,让她完全次裸在我面前。

    然后我一个动作跟着一个动作轻易地把阴茎摆在她的小穴,而且进入了她已经完全被淫水氾滥的小穴。

    虽然我不知道她有过多少个性伴,做了多少次爱,她的小穴还是非常的紧,可是却有很滑润,让我一进入她,就大声的出了一口因为感觉太好的口气。

    虽然我老婆和女儿都有嫩穴,可是毕竟这是另一个美女的穴。

    我第三个干过的穴。

    我想立刻就操死她的淫穴,可是我不想知道早泄的后果,所以我慢慢地将阴茎拔出到一半,才再慢慢地再插入她穴里最深的地带。

    她从我一插入她就已经狂叫起来了,被我几次的抽插后,她就已经喘的很利害了。

    我不知道她是不是装的,可是我不管她真实的感觉很好或者只是假装着,我只要她继续狂叫和喘气,我就觉得更高兴。

    我没有想到她竟然会再被我抽插了几下后很明显地高潮了!我不敢相信我才进入她不到两分钟而已她就高潮了。

    而且我也感觉她的高潮不是假的。

    她的高潮让我整个人都感觉的到她得到的快感。

    我只有呆呆地停止我的动作,不知道该怎么继续。

    只有她叫出口:「爸爸!你……你……在干嘛……快快……继续!」我才再次开始享受进出她的快感。

    虽然被她这么一叫让我惊吓,可是我却自动地开始干她。

    我脑海中只有重複着她叫「爸爸」的声音。

    继续后,她跟之前一样,没有抽插几次后就高潮了,我这次却没有停太久,只让她全身抖完后就立刻再次干她。

    而且我也越干越快,让她狂叫的更大声,而且更快的高潮。

    我再继续时,我以最快的速度重重的操她的淫穴。

    她很快就有了她第四次的高潮,可是我也被她的颤抖引响到也射了精。

    我与她像是真实的情人一样热吻。

    我虽然感觉到很棒,我希望纳尼亚不会介意我这么快就泄了。

    从她回吻我的感觉,我觉得她应该不对我的表现失望。

    我终於停止吻她而瘫在她身上时,她在我耳里说道:「这……这……呼……这就是……嗯……就是……被有乱伦……乱伦经验的男人……呼……干的……力量……我从来没有……没有……来的这么快!」我终於有机会想着她叫「爸爸」的原因。

    我不懂她为什么会对乱伦这么有兴趣,可是我想是因为她自己像米琪一样有过乱伦或者她有过想要却无法有真实的乱伦。

    我真的很好奇,可是我不敢直接问她。

    我只问道:「那表示……呼……你……很满足喽?」「才……才……不呢……」她说道,「你……射精……射了这么快……」我就是害怕她会失望,所以我没有再说什么。

    而她却继续说道:「我下午……才需要开会……你还有机会让我满足……不然的话……我给你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