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一版主网 > 精品其他 > 跨越隔阂的爱(忘年的性福续) > 【忘年的性福】(第二十七章)
    作者:s38384382018年3月13日字数:4396字老杨的去世确实让黄子耘的生活恢复了一段平静。

    下午下班,黄子耘开车回到家,刚进家门就看到老马和自己丈夫乔山坐在客厅聊天。

    看到黄子耘回来,乔山说「老婆,马叔给咱们介绍了一个旅游行程,他认识旅行社的人,我看价格确实便宜」看到黄子耘回来,老马知趣的起身告辞离开。

    「子耘,帮我送送马叔」听到老马要走,乔山连忙起身说道。

    听到老公的话,黄子耘无奈的打开房门和老马一起出去了。

    刚进电梯,黄子耘便开口说道「你来干什么来了,不是给你说过我没有找你的话你别来找我吗」地祉发布页「我是待着没事,正好朋友旅行社有两个便宜的名额。

    」老马说道「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

    告诉你,别想。

    我是不会去旅游的」黄子耘说道「你别误会,小黄。

    给你说实话吧。

    我国外的那个儿子和儿媳妇生孩子了。

    让我移民过去。

    我这一走不知道能不能回来我想走之前能和你」老马说道「不可能,想都别想」黄子耘说完,电梯到了一楼,老马前脚出了电梯,黄子耘后脚就按了自己家的楼层,电梯门也就关上了。

    回到家,依旧是做饭、洗碗、洗澡、看电视、睡觉。

    第二天上班,黄子耘和单位其他两位同事接到后天去外地培训的通知,为时5天。

    中午吃完饭,黄子耘无聊的坐在办公桌上准备拿手机买票。

    想了一会,黄子耘给老马发了一条短信「你什么时候出国」没一会,老马的短信就回过来了「十天之后」「我和我同事后天出差,你帮我买三张去#¥市的火车票。

    我把身份证号和姓名发你」黄子耘短信回复到「我和你一起去吧」老马回复「随你便」黄子耘回复了三个字。

    过了一会,黄子耘就接到了火车票的订票信息。

    看着手机屏幕上的卧铺席位号,黄子耘心里骂道「死老头,还挺有心,没和我买在一个包厢里」地祉发布页下午下班,黄子耘给老马发了一条短信「我去你家一趟」随后黄子耘便开车来到老马家。

    进了老马家,黄子耘轻车熟路的坐到了客厅的沙发上随即给老马说道「后天的东西收拾好了吗」「收拾好了,下午买完票收拾的」老马说道「后天和我出去,必须听我的。

    不然你就别去了」黄子耘说道「好好。

    没问题」老马连忙说道「第一,我和我同事在一起你不能和我说话,只能装作和我不认识。

    我也不会理你。

    第二,火车上只能发短信。

    我不认识你。

    第三,和我保持距离。

    短信联系」黄子耘说道「好好,没问题。

    我明白,你没看我的车票都是买在你隔壁包厢的吗」老马说道「我走了」黄子耘起身说的「别啊,来都来了。

    我们好久没有做了」老马说道「你要是不听我的,你就别去了」黄子耘说道「好吧」老马随即帮黄子耘开了门。

    刚出门,黄子耘停了下来。

    扭头对老马说道「你明天你买点避孕套和毓婷装上。

    我带不方便」说完,黄子耘便离开了。

    转眼到了出发的日子。

    黄子耘和同事坐在火车站候车室一边聊天一边等车。

    不一会,黄子耘便看到老马提着行李走了过来。

    看到老马,黄子耘的心蹦蹦跳,她真害怕老马这时候过来和自己打招呼。

    不过还好,老马拉着行李坐在了和黄子耘相隔两排的座位上。

    上了火车,老马也没有和黄子耘说话。

    到时到了晚上8点多,老马给黄子耘发了一条短信「我好想,你能不能给我一次」看道老马的短信,在看看自己对面的同事。

    黄子耘心里竟然有了一丝兴奋。

    随即回复到「火车上,怎么给你」「你同意就行,我想办法」老马回复到「一会再说吧」很快黄子耘的短信就回复过来了到了凌晨一点多,由于黄子耘买的是软卧车厢,而且是直达车,所以车厢的人基本都睡了。

    叮咚叮咚,黄子耘收到了老马的短信「来卫生间」地祉发布页看到老马的短信,黄子耘心里有了一丝兴奋。

    但随即回复到「你要死了啊?那么脏的地方,你怎么总想着这些歪门邪道」「不脏,软卧的厕所是干净的,你不觉得在火车上亲热很刺激很舒服吗?」老马回复到看着眼前手机上的短信,黄子耘想了一会便向火车上的厕所走去。

    刚到厕所门口,突然厕所门开了。

    老马一把把黄子耘拉了进来。

    原来,老马发短信的时候已经在厕所了。

    随即锁上厕所门,老马匆匆的脱下自己的裤子坐在了马桶盖上,两腿间的大鸡巴直挺挺的立在空气中。

    看着眼前赤裸下体的老马,黄子耘小声说道「我还是怕,我们不要在这里好不好?」老马一把将黄子耘搂进怀里,伸手去解她的裙子腰带。

    拉扯了一会,黄子耘的裙子终于被老马脱了下来,赤裸裸的下身在灯光下充满了迷人的诱惑力。

    火车的卫生间很小,两个成年人勉强能在里面,站立的黄子耘整个人都快贴在坐着的老马身上。

    老马的右手不依不饶地从黄子耘的小腹一路朝上抚摸,强行穿进她紧束的胸罩中,搭上她饱满的奶子。

    地祉发布页刚一触碰到黄子耘的奶头,身体敏感的黄子耘刚要叫出声,老马的舌头却已长驱进入,和她的小小灵舌交汇在一处,只发出「唔唔」的几声闷哼。

    老马右手沿着黄子耘那条诱人半弧乳沟在罩杯中间处轻轻一并,「嘣」的一下,黄子耘只觉得胸口的束缚立时一松,翘立的两个大奶子便露了出来。

    紧接着老马左手使劲一扯,黄子耘的内裤被完全地扯脱下来,黄子耘圆翘的臀顿时感受到所靠卫生间金属壁面的凉意……老马下流的拉开黄子耘挡在阴部的小手,手指在黄子耘那让他多次销魂的肉缝处轻轻摩挲。

    狭小的火车卫生间内,黄子耘赤裸的背脊紧贴着冰冷的金属壁,一双均匀质感的长腿被稳坐在马桶上的老马的身上,老马那今天似乎格外硬邦邦、热乎乎的大鸡巴一点点的插进了黄子耘的阴道。

    一系列的爱抚动作丝毫没给黄子耘思想冷静反抗的余地,再加上下体的抽插和刺激的环境。

    「嗯」的一声,黄子耘终于不堪重负地呻吟出来。

    这时,老马有意挺动了几次下体,那根横贴在黄子耘幽穴边上的肉棒跟着也磨蹭了几回。

    黄子耘下意识地提了提臀。

    狭小的空间挤进两个人,不得已黄子耘只好用双手紧按在老马的双肩上,努力抬起身体。

    黄子耘双腿半屈着立地上,前后左右扭动臀部,但保持这种动作姿势很累人,只一会儿她便感到小腿酸麻有些吃不住力了。

    黄子耘后背贴到卫生间门上借力。

    冰凉的金属壁无法褪去黄子耘发烫的身体。

    黄子耘令人惊艳的身材,尤其是浑圆丰挺的乳房,彻底地暴露在坐享其成的老马眼底。

    老马舌头搅动吮吸的声音在狭小的卫生间内越来越清晰,而黄子耘丰满乳房随着一阵阵地侵袭颤动不已,乳尖则被舔弄得翘立膨胀。

    这时老马的右手抓上黄子耘的右乳,包住球状的半个圆顶,顿时整个手掌都充斥着丰乳盈韧质感的弹性和饱满。

    伴随着刺激,黄子耘下身不断地抽缩着,爱液汨汨地流出,把穴口四周和肉棒的前端都打湿了,使得紫黑硕大的龟头倍加狰狞透亮。

    伴随着火车的晃动,黄子耘的双手本能的两只小手紧紧搭上了老马肩头,随着火车不定时的摇摆,身体不收控制的迎合突然产生的冲力和重力,顺势提坐抽放身下小穴里那根湿淋淋的肉棒。

    「啪啪」的声音不断地响起,但是由于火车的行进,啪啪声和呻吟声也被火车的声音压住了。

    黄子耘那丰盈泛红的身体不规则的抽搐着,绵软地骑在老马的腿上,修长匀致的双腿大开着绵软地骑在老马的腿上,翘着屁股。

    这样坐着做了一会,老马把黄子耘扶起来,让黄子耘两手趴在厕所门上,老马双手捏住那肥腻洁白的屁股肉,用力向两边拉开,手扶着自己的大鸡巴,将粗壮的肉棒插进了黄子耘的阴道。

    「哦……好胀……」黄子耘娇躯一震,发出一声娇吟。

    因为是站着,随意黄子耘的阴道就显的特别的紧。

    这也让黄子芸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充实,再加上环境的刺激,此时的黄子耘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强烈的快感。

    这也给老马带来前所未有的畅快体验。

    此时的黄子耘趴在卫生间的门上,噘着屁股迎接;老马一波波勐烈的抽插,那酥爽酸麻的快感如潮涌起,让黄子芸只能扭摆着肥臀抵死逢迎,娇喘吁吁,双手紧紧趴在隔板上,竭力控制着自己的呻吟。

    感觉到了黄子耘身体的颤抖,老马胯下的大鸡巴加速的抽插起来,黄子耘丰满的奶子紧紧额贴在卫生间的隔板上。

    随后,老马用手扶着黄子耘的腰,用手握住了黄子耘的大奶子,黄子耘只觉老马的那又硬又烫的大鸡巴像烧红的铁棒一样刺激着自己,捅得花心嫩肉酥麻不已。

    随后,黄子耘一阵剧烈的颤抖,一波波温热的阴精从花心深处勐喷出来,喷洒在老马的龟头上。

    伴随着黄子耘阴精的喷射,老马也狠狠的一插,一股精液射进了黄子耘阴道的最深处。

    伴随着高潮,黄子耘趴在卫生间门上,扭过头和老马的嘴紧紧的贴在了一起,两条舌头申请的交织着,在彼此的嘴里交换着口水。

    休息了一会,黄子耘先开门从厕所出来回到了自己的铺位。

    随后老马才出来。

    第二天,火车到站了。

    黄子耘把培训的宾馆地址发给了老马,便和自己同事下了火车向宾馆走去。

    老马则一个人墨迹了一会才打车来到了宾馆。

    登好房子,老马给黄子耘发了条短信。

    地祉发布页黄子耘和同事来到宾馆收拾好东西。

    黄子耘借口不舒服,便没有和同事去吃饭。

    过了一会,黄子耘便按照老马的短信,来到了老马的房子。

    进了门,老马刚把黄子耘抱住,黄子耘便挣脱开。

    走到卫生间一边脱衣服一边说道「真讨厌,昨天非要在火车的厕所做。

    害得我没法收拾。

    现在还黏糊糊的。

    」随后,黄子耘便进了沐浴间开始洗澡。

    正洗着,老马挺着大鸡巴进来了。

    抱过黄子芸,大鸡巴贴在黄子芸的屁股沟,双手握住黄子芸的两个奶子,舌头舔着黄子芸的耳垂。

    黄子芸只手顺势便伸到后面握住了老杨的大鸡巴。

    不知是淋浴的水还是黄子耘的淫水。

    慢慢的,老马右手搂住黄子芸的腰,左手则从黄子芸的奶子来到了黄子芸的阴唇。

    用手覆盖上那粉嫩的阴唇,他惊讶的发现,黄子芸竟然有些湿润了。

    老马手指在其周围徘徊几下就沿着那湿润的阴道口插进去。

    手指在里面轻轻抽插着,慢慢的进进出出的手指上的淫水也越来越多,越插越顺滑。

    黄子芸被老马这么弄,身子都软了,无力的靠在老杨的胸膛上。

    伴随着黄子耘的身轻吟,老马的大鸡巴完全插了进去。

    火热坚硬的鸡巴深深的捅进黄子耘的体内。

    黄子耘双手紧抱着老马的背部,呼吸变得很急促,双眼已然迷离起来。

    舌头在老马的嘴里不停的拱着。

    老马双手抱着黄子耘的小蛮腰,开始用力的抽插着。

    「轻点,啊啊,轻点,太大了!插得我……啊……」黄子芸双手趴在浴室的墙上,不自觉的呻吟起来。

    慢慢的黄子耘的呻吟声越来越大了,随着老马的抽送,黄子耘粉臀不停的筛动迎合,发出阵阵啪啪的撞击声,口中嗯啊之声不绝于耳。

    黄子耘的头不停的左右摇摆,随着老马时快时慢的抽插,黄子芸下体的快感越来越强,双腿不由得越加越紧。

    慢慢的,黄子芸感到阴道里传来阵阵又麻又痒的的感觉,阴道急速的收缩。

    老马猛地拔出鸡巴,用手一撸,精液射在了黄子芸的屁股上,紧接着「啊」的声,黄子芸来了高潮。

    高潮过后,两个人清洗了一下便来到了床上。

    休息了一会,黄子耘说道「我回去了,一会同事回来了见不到了,就不好了」说完黄子耘起身穿起衣服。

    「那你晚上还来吗」老马问道「你怎么这么大劲头。

    算上火车上那次,半天这都第二回了。

    你不要命了」黄子耘说道「一看你,我就欲火焚身」老马说着过去搂住黄子耘就是一顿舌吻,黄子耘也热情的回应着老马吻了一会,黄子耘推开老马说道「行了。

    我走了。

    你休息吧。

    明天再说,还有4天呢」说完,黄子耘便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