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一版主网 > 精品其他 > 女警沉沦之夜莺俱乐部 > 【女警沉沦之夜莺俱乐部同人番外】(警局后话1)
    作者:道的完吗2018年3月13日字数:3885字———————文章开头声明:本文是为包子大大夜莺女警同人后续,特写此文致敬。

    故事发生是原剧情两女警第一次警局卖淫之后。

    ———————惬意舒适的双休日以后,紧张忙碌的工作又开始了,周一是一周的开始,市局刑警队按例都会开一次动员小会。

    虽然这个规矩是局长刘东来亲自立的,但如果他不在的话那么这个会议开不开、怎么开那都会随意很多了,可局长刘东来每次都会亲自来主持勉励几句,这在使一些单纯普通的小刑警感叹局长真是太可亲了的同时,也让少部分的老油条们猜到刘局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下午2:00,刑警队会议厅,被临时从早上推迟的刑警队动员小会开始了。

    局长刘东来最后走进会议厅,他看见围桌而坐的众刑警队员满脸和蔼地点了点头示意,当看到坐在右侧首座,明艳动人的女大队长林晓阳时,脸上的笑容就更是飞扬了。

    地祉发布页「嗯哼」在说完开头勉励的话后,局长刘东来就是示意了刑警队长,照常接下来的会议由队长主持,内容会是这周的工作重点和突发的一些刑事案件。

    刘东来走下台去,眼睛看着台上,身子很是自然地走到了女大队长的旁边,找着空座就是坐了下去。

    因为林晓阳女大队长的领导身份,还有以往一副凛然不可侵犯的冰山美人气质以及严厉认真的工作态度,在对刑警人数来说略显多余的会议大厅,就自然而然得在女大队长的旁边总是会空出那么一两个位置来。

    而对于以往都是坐在自家队长位置上旁听的刘局这次却坐在了女大队长林晓阳的边上,在座的众人在略微奇怪以后就是很快地转移了注意力,开始认真地听取台上队长的案情分析。

    只有坐在女大队长对面的范露露露出了玩味的笑容。

    而我们的女大队长林晓阳,在刘局刚进来的时候,目光就是一直地躲闪,心里满是慌乱惶恐。

    想起了自己上午被范露露逼迫着真的和刘东来那个老色鬼再次发生了性关系,甚至还和那老家伙的小秘书也糊里糊涂地梅开二度的场景,林晓阳就是满脸通红、羞愧欲死!地祉发布页现在刘东来这个老色鬼竟然堂而皇之地坐到了自己的边上,他想干什么?!就在这个时候,会议厅突然猛地一黑,然后就是「啊」的一声惊叫。

    林晓阳听得出来,这是叶安琪的声音。

    她连忙转头看向叶安琪问道:「怎么了?」叶安琪坐在会议桌的最后角落,借着投影仪不强的亮光只能看见叶安琪窈窕的轮廓,却看不清她脸上此时的表情。

    只听她弱弱地回答道:「突…突然变黑了,被…被吓了一跳…而已,没…没事…」「没事就别大惊小怪的。

    」林晓阳装作往常一样开口斥责了一句,她知道事情恐怕不是那样,但她自己也是自身难保了,徒之奈何。

    果然,长桌下,一只胖手就是借着近似黑灯瞎火的环境抚摸上了自己在黑丝袜包裹下浑圆曲线的大腿!……相对于冷傲威严的林大队长,美丽动人又小公主脾性的市第一女警花叶安琪的身边的位置就从来不缺少男人的争抢。

    以往都有两个机会,可惜,今天的会议,刑警众男人们在看到女神坐到了末尾,今天特例被请来开会的后勤科科长秦宗泉的边上时,在嫉妒秦宗泉的好运之余,也就无奈地争坐了另一个座位。

    他们却不知道,他们的女神可不是自己想坐那儿,而是被秦宗泉的眼神逼着,不得不坐那儿的。

    「把腿给我分开!小贱货!想旁边的小子听到我的话你就尽管夹紧着让我再说一遍。

    」秦宗泉眼睛直直地看着投影,嘴巴微微地张合,低声地说道。

    地祉发布页叶安琪天使般的脸庞上满是委屈和害怕,迷人的大眼睛里泪水儿在打转,她低头把脸隐没在黑暗中,轻轻地哀求道:「饶了我吧,秦科长,上午我们就结束了啊。

    」对于叶安琪的哀求秦宗泉没有回话,只是在叶安琪紧身短裙里不断窜动的大手更加地使劲了。

    叶安琪的泪水不可止地滑落了下来,她的阴阜被秦宗泉的粗鲁弄得有些生疼,她又担心身边的无耻男人真的会毫无顾忌,让刑警队员们听到不好的话语。

    「罢了…反正都已经被他肏过了,再被他玩弄又有什么不可…」叶安琪最终还是认命了,她羞耻地咬了咬性感的嘴唇,在这严肃的刑警会议厅,在这满是刑警同事的地方,慢慢地张开了自己丰满的大腿。

    「嗯…」虽然有了心理准备,但叶安琪还是差点没有忍住。

    在她打开大腿的瞬间,秦宗泉的大手就如黄龙一般直捣蜜穴,一下子就扒开了自己贴缝的淫乱内裤,中指直接整根插进了肉穴。

    中指在叶安琪滚烫的肉道内不断地扣动着,不一会儿,沿着耸动的中指,一股温热的液体就从她的肉腔里流出,打湿了她肉嘟嘟的阴唇。

    「巴滋」「巴滋」的水声在静寂的环境里会显得尤为的清楚,虽然台上的队长说的很是铿锵有力,但也无法让近处就坐在叶安琪旁边的小刑警忽视,他疑惑地转了过头。

    地祉发布页只见此时的叶安琪眼睛认真地盯着大投影很是专注,而手里托着一瓶矿泉水递在嘴边,仿佛渴了般不时地轻呡一口。

    叶安琪那在投影仪的微光衬托下朦胧白皙的脸蛋和完美紧致的容颜,还有咽水时那起隆的光滑细腻的天鹅般的脖颈,这如天使般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的场面让小刑警也感觉口渴厉害地咽了咽口水。

    「啪嗒」一声,因为看得出神,小刑警记事的圆珠笔滑落到了地上,咕哝咕哝地滚到了桌下。

    小刑警忙要低头去捡,这时他的肩膀被拍了一拍。

    「我的笔先借你吧,掉到了我位置的右边,你捡不方便,会议结束后再换回来,你先专心听讲吧。

    」只见刚才的他看得入迷的女神探首在他的耳边轻轻地说道。

    小刑警的心都美得飞扬了起来,他欢快地点了点头,不好意思地笑着地借过了女神递来的笔,重新认真听起了台上队长的讲解。

    满心欢喜的小刑警并没有听出来,他女神快速话语中的娇喘和慌张,也没有看到,他女神那潮红的脸庞。

    「来,把你身子侧过来,我下去捡笔。

    」秦宗泉也注意到了刚才的事情,旺盛的欲火熊熊燃烧的他已经不满足于手指地触感了。

    在威严地刑警面前,这绝美的人儿在她的同事和上司边上被自己尽情地玩弄,这偷情的快感真是太刺激了。

    秦宗泉急切地拔出手指,用力地将叶安琪的右腿往他的方向就是一掰。

    地祉发布页叶安琪早已被手指扣弄得全身无力,只是勉强支撑着上身端正着,哪还能抵抗男人的蛮力,随着大腿的力量,坐在转椅上的身子就是一转侧向了秦宗泉。

    在别人看来,此时的叶安琪,刑警队的叶女神只是听得累了换了个坐姿朝向,她低头看着桌子上的笔记本正在认真思考着什么。

    可实际上呢,在刑警会议厅长桌的底下,绝色动人的叶女神光着屁股,那光滑白皙的丰满大腿被人用手用力撑开成120度,而在她的大腿根部,一个男人的脑袋钻进了她在别人眼中神圣的警式紧身短裙内,正在疯狂地舔舐着她那粉嫩的蜜肉!她肉嘟嘟的蜜穴就如一堵眼泉,止不住的淫水在不断地涌动,就如她的心灵在不断地沉沦。

    「秦科长,你在干什么呢?」「糟了!被发现了吗?!」这突如其来的提问就如一个晴天霹雳把叶安琪吓得一个哆嗦,但与此同时下体那无与伦比的快感也完全无可阻挡地涌上了大脑,被人发现的绝望与无限的快感相互交织碰撞!终于,叶安琪的身体不由自主地一阵痉挛,她,高潮了!「没事,陆队长,我就是捡下笔,找半天才找到,呵呵。

    」秦宗泉得意地从桌下钻了出来,晃了晃手中的圆珠笔回应道。

    「那好,我们继续吧。

    」听着队长重新开始了讲说,叶安琪在黑暗下瘫软地靠坐在了椅子上。

    即是高潮后的无力,也是为自己现在境况的悲哀。

    现在的自己不仅被罪恶团伙控制无情地玩弄,去做妓女卖身赚钱,就连自己以前最不假辞色的混蛋,在这以律法威严、神圣正义的刑警厅把自己随意玩弄到高潮。

    叶安琪啊叶安琪,你就真的是个淫乱的娼妇了吗?叶安琪无暇的脸蛋上泪水又将滑落,但她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抬起手掌快速地抹儿了去。

    地祉发布页她怕,她怕会议室突然灯火通明,她怕会议室里的全部人看到她的丑陋。

    而在叶安琪心中悲痛万分的时候,坐回位置的秦宗泉可不会就这样放过她,他还没有玩够呢!黑影下,秦宗泉狞笑着拿过他桌上的矿泉水,拧开盖子喝了一大口,然后慢慢地拿到桌下。

    「啊恩~」一声极力压抑的低吟。

    叶安琪猛地抬起了头,披散的头发乌黑亮丽偶尔闪烁着光泽。

    她左手按在椅子的护翼上,手指攒紧的发白,右手柔弱地抓住了秦宗泉使坏的手,低声苦苦哀求道:「秦科,别…别,求你,饶了我吧。

    」但玩上瘾的秦宗泉可不会听她的,叶大美人儿学阻止他就越来劲,叶安琪那温润柔软的小手撺着他的手臂让他更是舒爽。

    秦宗泉双眼咕哝转着观察四周,手上动作不停,一手两指捏住女警花的两瓣阴唇使劲地撑开,尽可能地露出被手指戳开了洞的肉穴,一手将被他喝的一半儿的矿泉水瓶口就是玩儿转着塞了进去!叶安琪阻止不了,只能贝齿紧紧地咬着下嘴唇,将身子奋力坐正,努力将被灌进去的矿泉水又给注回了瓶子。

    秦宗泉上下晃动瓶子不住地灌着,拿稀溜溜地喝水声让小刑警听到了也是不由感叹:女神的那张嘴真是会喝水啊!不无遐想但:女神的嘴里喷出的水也会很好喝吧?毕竟是在开会,秦宗泉总归还是不敢太过分,在来回使女警花下面的醉漱口十来次之后,秦宗泉就是左手托住女警花浑圆肥润的大蜜桃儿,使得美人儿的丘臀离开椅子微微抬起,右手拿着还塞在叶安琪肉穴内的瓶子笔直地拿住,将肉穴内滚滚的液体不漏地接住。

    「噗嗤」当瓶口子终于离开了自己的肉穴事,叶安琪深深地松了口气,这时原本拖住自己肥嫩屁股的大手在重重地抓捏一把后也是离开了,身体失去了支撑,叶安琪重新跌坐回了椅子上。

    「来,把这瓶琼浆玉露给喝完了,咱们今天就算结束了。

    」无耻男人的混蛋话语在耳边响起。

    叶安琪知道自己别无选择,看着摆在桌上在投影仪的微光下乳白混浊的混合液,女警花颤颤巍巍地伸出了自己的柔荑…